穿成女配苟富贵 4.引蛇出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二房的继室夫人——小沈氏为了利益不择手段,诓骗住了谢志贤和老太太。吴氏就是明白了,也无能为力。小沈氏有心机,有手段,吴氏却自问也不是攻于心计之人。她心知自己斗但是小沈氏,因为一意外发现二房有了记挂自己嫁妆的苗头,她便劝着丈夫另过吴氏便是明白,也无能为力。。...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大房的继室夫人——小沈氏为了利益不择手段,哄骗住了谢志贤和老太太。

吴氏便是明白,也无能为力。

小沈氏有心机,有手段,吴氏却自认不是攻于心计之人。

她心知自己斗不过小沈氏,所以一发现大房有了惦记自己嫁妆的苗头,她便劝着丈夫分家了。

虽说至今没彻底分家,可是如今两房各自分开生活,互相不插手彼此院中的事务。钱财不掺和在一起花销,这样她就已经满足了。

谢萧萧恍然明白过来,母亲这是装着糊涂呢!既然都明白,那关于谢青云的事,她觉得就很好解决了。

她偎在吴氏身边,试探着说道:“母亲,如果有办法彻底分家,你要不要试试?”

吴氏不以为然的说道:“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分不分也差不多,我也不想再折腾了。”

谢萧萧只要一想到谢青云以后飞黄腾达了,会回来报复谢家,就对分家一事急切起来。若是他们与大房没彻底分家,同气连枝,只怕等到谢青云高官厚禄之时,会和大房的大伯他们一样也落不着好。

所以为了让母亲意识到危机,不由语气凝重地说道:“母亲,你可想过,现在不分家,日后大房做了任何对家中不利的事情,我们都会受牵连。因为在外人眼中,我们两房不仅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甚至就是福祸一体的。虽然他有福的时候我们沾不到分毫,可是一旦有了祸事,那我们是绝对逃脱不了的。”

吴氏疑惑的说道:“分家了不也一样吗?有老太太在,大房若真有祸事,我们也一样也躲不开。”

谢萧萧想了想,一针见血的说道:“若是不分家,大伯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情,那谢家老小所有人都是有罪过的,甚至父亲的官职都会不保。所以我们不分家,就等于把全家的身家性命系在大伯和大伯母的身上,那样的后果你和父亲可想过?”

吴氏一瞬间吓到茫然的说道:“我没想过这些,你大伯他们干不出伤天害理的事吧?”

谢萧萧叹口气拨云见日的说道:“他们干不出吗?那之前的大伯母是怎么死的?谢青云又是怎么被算计折磨的?”

不就是因为大伯和小沈氏趁着前夫人病重时干出寡廉鲜耻的事,气死的吗?前夫人可是小沈氏的亲姐姐,她都能这般行事,可见她的毒辣。

这些话萧萧不能说,但不妨碍她可以用这事提醒母亲,他们一直在干伤天害理的事情。

吴氏总算警醒了过来,看着女儿沉吟道:“可是这分家的事,老太太不答应,我们也没辙啊!”

谢萧萧等的就是母亲的这句话,他们没办法,她有办法啊!

于是她对着母亲得意的笑道:“母亲,你怎么能忘了你还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呢!”

吴氏听着她的话,摇着头失笑道:“你又想到什么鬼点子了?”

谢萧萧凑到母亲的耳边,嘀嘀咕咕的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你和父亲去向老太太要求分家,就说我们家运道好,不怕被谢青云祸害,可以将谢青云过继到我们二房来养。分了家以后也正好断了大房与他的关系,便是祸星也祸害不到大房去。况且大伯总说自己的一事无成,就是因为谢青云给害的。那以后大房没了谢青云的妨碍,必定能前程锦绣。”

老太太一向偏疼谢志贤,自然希望他能远离谢青云飞黄腾达。听到把谢青云过继到二房,幻想大房日后的美好未来,能不心动?

大伯母小沈氏自然知道谢青云不是祸星。当初说他是祸星,不过是把他当成了她儿子长大后继承家业的一颗绊脚石。

如今有人直接将她面前的这块石头搬走了,她何乐而不为呢?

谢青云过继给二房,然后分家单过,以后二房连带着谢青云就真的和大房再没有一点关系。

日后小沈氏的儿子继承家业,就是名正言顺,不容任何人置喙的事情了。

恐怕这样的好事她知道后,会比任何人都要不遗余力的推波助澜,促成这件好事。

至于谢志贤,他心知谢青云不是他的亲生儿子,所以压根就不在乎他的死活。估计把谢青云过继到二房,他也是求之不得的。

吴氏听完满心欢喜,喜上眉梢的将谢萧萧抱紧怀里,欢喜道:“我的女儿果然冰雪聪明,明天回去我就和你父亲说这事,然后去找老太太分家。”

谢萧萧笑得像个狡猾的小狐狸一般,轻声说道:“母亲先不要着急,这事暂时先这样打算着。最好是先由大房开口,那就十拿九稳了。”

吴氏猜疑着问:“你想做什么?不会是要害你大伯、大伯母倒霉,让他们借此将谢青云撵出大房吧?”

话中的意思就是怀疑谢萧萧要发挥谢青云祸星的名头做文章了。

谢萧萧闻言鼓着嘴,不乐意的说道:“母亲,你怎么能这般恶意揣测我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吴氏顿时的干笑了两声,尴尬的摸了摸女儿的头,解释道:“你年纪还小,母亲怕你不辨好坏,走了歪路。”

谢萧萧想自己今年都已经是大学毕业的年纪了,可是现在成为了谢萧萧,一呆在吴氏身边便自然的想要撒娇亲近,也只能接受了现在只有十一岁的事实。

她颇为委屈的说道:“有道是龙生龙,凤生凤。你和父亲都是好人,我自然不会干出坏事来。”

吴氏似笑非笑的对她调侃道:“一娘还生九等呢,你小时候可没少干捉弄人的坏事呢。”

谢萧萧有些郁闷,这小丫头还干过坏事啊?那些黑历史她是洗不白了,只好不情愿的说道:“以前我还小,不知道好坏,我现在长大了,已经懂事了。”

吴氏这才温言哄道:“嗯,我的萧萧现在懂道理,都能为母亲分忧解难了。那你告诉母亲,你到底怎么打算让大房先开口要求分家的。”

谢萧萧却只说了一句引蛇出洞,其他的再不肯透露分毫。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