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逆子 第5章 朕心意已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经过前天一夜的发酵,李愔被贬为民的消息传开了整个长安。堪称是无人不明白,无人不晓。但人们而已明白,有这么一个皇子流落异乡民间。却是不明白道他长得什么样。中国古代可不比在现代,大凡是有头有脸的人,都要被他人所知。李愔始终以来独在皇宫之中,又正长身体,晚上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经过昨天一夜的发酵,李愔被贬为民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长安。

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人们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皇子流落民间。

却是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

古代可不比现代,但凡是有头有脸的人,都会被他人所知。

李愔一直以来独在皇宫之中,又正在长身体,一天一个样,认识他的人并不多。

但反过来像是李世民的忠臣们,他也只是认识个七八成。

至于忠臣的孩子们,互相不认识的占了大部分。

如此说来,更别提在其他地方了。

所以,他在民间,也是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可认识他的人听到他离家出走的消息,都感觉到了震惊。

弘福寺中。

长孙皇后放下佛珠,停止诵经,她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什么?愔儿被陛下贬为庶民?他两父子怎么又吵架呢?”

这个又字说出,可见得李愔怪让人不省心的。也难怪李世民会称之为逆子。

“听说六皇子将太子殿下和驸马爷打成重伤。”

有宫女说道。

“喔?那他们可有事?”

“奴婢斗胆说一句,太子殿下和驸马爷虽说重伤,可精神却是十分之好,今早两人还有说有笑的。”

看这情况两人重伤有点装的成份在。

但受伤的事是真的。只不过没有特别严重罢了。

长孙皇后想了一会儿道:

“这样的话……愔儿的武力实在是高啊!不过小孩子打闹,也算正常的事啊,想当年,陛下也曾经与他兄长切磋武艺,也曾受过伤,最后兄弟还不是合好如初?”

她都觉得这种事是正常。

随后又想。

“一定还有人从中作梗,教唆乾儿与冲儿!故意要破坏皇家关系,将愔儿激走,这样不行!我得回去看看,这才出来多久,就乱成这样。”

她越想越不对。

“回去!本宫现在就回去!摆驾回宫!”

“可是皇后,您现在有病在身,需要在寺中好好静养才是!”

有宫女回应道。

原来长孙皇后因病在寺中静养,而没有去参加长乐公主的婚礼。

她本想参加的,后来李世民一直要求她静养,她才没有去。

可不想因为她不在,而出了这么大的事。

如果她在的话,一定不会这样。

至少她会劝说李世民。

李愔正也是找准了她不在,否则出宫又是遥遥无期。

“让我怎么能静得下心?出这么大的事!虽然愔儿非我所生,但他还是个孩子啊!身上所流的是皇家血脉,怎么能流落民间呢?成何体统!”

果然是为一代贤后,想的都是李世民,还有皇家的威严。

就算李愔不是自己的孩子,她也会上心。

家和万事兴,小家和谐,国家才强。

“可是陛下说过您不能离开这里,我们不敢不从!”

“快!快摆驾回宫!本宫要回宫!劝劝陛下收回成命!”

长孙皇后才不理会那么多,直接说道。

宫女们哪里敢不从,只得如她意。

一行人等,便是浩浩荡荡的往着皇宫而去。

……

与此同时。

长安城中。

房玄龄从床上跳了起来。

“什么,昨晚婚宴完后,我便早早归来,没想到竟然发生这样的事!那六皇子真的因为打了太子殿下和驸马而离家出走了?”

“是的,魏国公!今早从宫里传来的消息!”

“如果我在那里的话,一定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他想了又想,接着又说:

“不行,六皇子再怎么说也是陛下亲生儿子,加上前朝血脉关系,如是将其逐出皇家,定是会让民间多想,以为皇宫内部不和。我得回去求陛下收回成命才是!”

他越想越不对。

“来人,备车,入宫!”

……

至于程府之中,程咬金酒醒了一大半。

昨天晚上,大家开心都喝多了,有很多人都醉了,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

当他们醒来的时候,第一个消息便是李愔被赶出皇宫。

程咬金听到李愔被贬一事,酒直接醒了。

“六皇子可真是敢做敢为啊,俺老程服的人不多,那小子很合我胃口!为此,我得入宫和陛下提一提,如此人才,可不能当成遗珠!陛下一定是被迷了心智,这可不行,我得回去劝劝才是。”

“来人,备马,俺要入宫!”

不仅于此,还有许多昨天早些回去的官员们都被惊动了,他们都往着同一个目的而去。

那便是太极宫!

……

太极宫中,

李世民阴着脸。

看着房玄龄、程咬金、秦琼等人都在。

“你们这是干什么?为那逆子求情?都给我滚!朕心意已决!谁也别想改变朕的决定!”

大家无奈,难道真的只能这样吗?

他们被李世民指着鼻子痛骂,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本来是一片好心,不想却是撞到了气头上的李世民。

大家算是遭殃了。

一直到一个女声响起。

李世民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一些。

“陛下,愔儿还是个孩子啊!您就放过他吧!妾身这便去让他回来与您赔罪如何?”

长孙皇后出现了,她也跟着劝说道。

对于这个女人,李世民爱都来不及,哪里会去责怪。

但语气依然不好。

“皇后,你不在寺中静养,怎么回来呢?”

“陛下,宫里发生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皇后,你有所不知啊!昨天那逆子顶撞了朕!十分嚣张!

试问,这普天之下,有哪个孩子敢和自己老子顶嘴的?朕的威严往哪里搁?这件事,你便不要管了。好吗?”

“陛下妾身以为,他总归身负皇家血脉,如是流落民间,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那怕是有人会说陛下连自己的孩子都无法保护啊!”

李世民沉思了。

“他昨天说了,不稀罕这个皇子之位,怕是铁了心要离开这个皇家,爱妃,你不要再说了,你快去休息吧,这一路劳累,让朕心疼了。”

“来人,把皇后送到后宫之中休息,不得有误!”

这便要让长孙皇后去休息了。

长孙皇后怎么肯呢?

正要说什么,却是听得有士兵慌张入了宫殿之中。

“陛下,山东、河南传来消息!”

完后,那士兵便呈上了两张信纸。

太监接过,便是呈上,给了李世民。

李世民一看,心中大惊。

“这……”



暴君折腰八零女医神惹爱成瘾纸雕闺秀桃花女王海军从士兵突击开始魔女仙踪丑面王妃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