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天作之合 第6章 偏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没了学业的困扰,戈柔也没太大的努力上进心。那个金手指还在,并且戈柔意外发现了一个规律,这盲盒一个月会出现一次。前两次开的很不错,是绘画天赋和过目不忘,虽然再后来只开出的东西就让戈柔有些摇了摇头不得了。第三次只开出的是老太太的臭抹布,作用是能熏人。第四次只开出那个金手指还在,而且戈柔发现了一个规律,这盲盒一个月出现一次。。...

没了学业的困扰,戈柔没有太大的上进心。

那个金手指还在,而且戈柔发现了一个规律,这盲盒一个月出现一次。

前两次开的不错,是绘画天赋和过目不忘,但是后来开出来的东西就让戈柔有些苦笑不得了。

第三次开出来的是老太太的臭抹布,作用是能够熏人。

第四次开出来的是个一节枯木枝,作用是比较容易烧。

臭抹布和枯木枝于她的作用不大,她便一直没用,还是放在盲盒里,也不会消失,倒是跟随身空间似的,不过不属于盲盒的东西放不进去就是了。

戈柔这边弄懂了金手指的用法,另一边,胤禛那里也开始赚钱了。

他手里有不少方子,都是做鬼魂时记下来的,颇为有用,多是对女子面容养护有极好的作用。

胤禛很快就赚到了不少银钱。

“小姐,这个月医馆送来了一千两银钱,奴婢可从没见过那么多银钱。”小满声音清脆的说道。

“你也就这点眼力劲了,等着吧,以后有你数银子的时候。”胤禛打趣的说道。

一千两算什么。

小满笑嘻嘻的说:“可奴婢还是觉得一千两已经很多了。”

这边小满话音刚落,许氏便进来了。

“小姐,夫人听说您病好了,让您过去。”

戈家小门小户,戈进畴也不是显贵出身,娶得夫人孟氏也不是个讲究人,没有让儿女日日到跟前请安的习惯,再加上一直病着,胤禛还没见过戈家的主子呢!

“许妈妈,戈箐把我推下台阶,我娘一点都没去找叶姨娘理论?”

许氏闻言低下头,胤禛便知道这其中肯定有他不知道的事发生。

“妈妈且实话说了,我也想知道我娘能对我这个女儿冷漠到何种地步。”

许氏便直说了:“夫人倒是找叶姨娘理论了,不过当时老爷也在场,叶姨娘哭诉了几声,二小姐一个劲的装可怜,老爷应承夫人为夫人娘家的两个侄子找先生,夫人便不闹了。”

胤禛听完许氏的话,心里想的确实这孟氏倒是跟他从前那个亲额娘有几分相似,偏心的没边,不过这戈柔没他运气好,没有养母,也没个像样的爹。

从前他的日子虽说也不好,但是有个对他有几分温情的阿玛,养母对他尚且不错,戈柔的娘真真是把女儿利用了个彻底便不管其死活了。

见胤禛脸色不太妙,许氏又道:“小姐也别伤心,听说当时小少爷病了,夫人那边腾不出手来,这才没过问。”

胤禛讽刺一笑:“妈妈觉得这话我会相信?”

许氏便不再说话了,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确实不可信。

胤禛又道:“我娘什么样我清楚,妈妈放心,我不会因此伤心。”

他虽说不伤心,但许氏是不信,不过也没再多说什么。

“走吧,去看看去。”胤禛对孟氏没啥好印象,所以很是没好气的说道。

许氏让小满留下看着院子,她跟着胤禛一起去了。

戈进畴是县丞,在这个小县城还算有几分能耐,家里的宅院不算特别小,戈柔不受宠都能住一个单独的小院子,可见戈家还是经济上还是不错的。

戈柔住的地方离孟氏住的院子有些远,也不知道孟氏怎么想的,亲生女儿,血浓于水,竟然这般舍得。

就戈柔住的那个院子,比之姨娘住的院子还不如,就连戈箐那个庶妹住的院子也是比不过的。

进了孟氏的院子,胤禛看着里面颇为“富贵”的摆件,忍不住想到了弘历那个败家子。

胤禛喜静,好典雅素净的物件儿,选定的继承人是个喜富丽堂皇的,且好奢靡,他还活着的时候,弘历表露的不明显,可他一死,弘历本性暴露,可把胤禛膈应的不轻。

进了孟氏的屋子里,明显能够感受到“富贵”之气扑面而来,胤禛打眼一扫,竟没几个真品,也就面上瞧着“富贵”,内里却是不堪的。

也不知道这孟氏是怎么布置的屋子。

在胤禛看来,这屋子实在难登大雅之堂,入不得眼。

胤禛不知道,这屋子里的布置都是孟氏自己的打算。

戈进畴还是秀才的时候孟氏就嫁给了戈进畴,小门小户出身,自然不懂如何摆弄,戈进畴当官后,虽然宠叶氏,倒也没休妻的打算,待孟氏还算不错,有了银钱后,孟氏便按照自己的喜好布置房间了。

她就是喜欢这般富丽堂皇的样子。

“女儿见过母亲。”胤禛学着记忆力的戈柔对孟氏问安。

孟氏只打眼扫了她一眼,便道:“起来吧!”语气漫不经心,不像是唤女儿起身,倒像是叫小猫小狗呢!

胤禛心里窝火,他堂堂雍正帝,何时受过这等窝囊气。

“你父亲找了个先生,打明个起你便和戈箐一起去前院读书吧!”

胤禛这才明白孟氏叫他过来的原因。

戈柔如今也才七岁,孟氏放养,还未开蒙读书,胤禛估计读书的主意应该不是孟氏的,后院的叶姨娘倒是读过书,她待戈箐十分上心,估计是她的主意。

“是,女儿知道了。”

孟氏叫胤禛过来,也就是吩咐这事,如今事情说完了,孟氏便把他打发了,至于母女之间的温情,那是丁点儿也无。

孟氏跟德妃那一般无二的表现倒是让胤禛格外的习惯。

倒是许氏脸上有些担忧,许氏可是知道自家小姐对夫人的孺慕之情,只是夫人对小姐……唉!不说也罢。

“许妈妈别担心,既然她不曾把我当做女儿,我心底对她也不抱期望了,从此以后,也只剩下面子情了。”

许氏见胤禛那认真的神情,似乎不像是在说笑,看来夫人是把小姐的心伤透了,不过如此也好,夫人那样的人,在许氏看来实在不堪为人母,小姐能想开也是件好事。

时光匆匆,转眼四五月已经过去了,便是在江南这边,天气也渐渐凉了起来,京城就更加不用说了。

“再过不久便要过年了,一年又过去了!”守门的太监感叹道。

戈柔听了这话,也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她来了清朝已经几个月了,倒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也是,除了要学习,每日一大群奴才好生伺候着,也没什么不习惯的。

好日子谁会过不惯呢!

“主子,德妃娘娘跟前宋嬷嬷带了东西过来。”

戈柔闻言,忍不住觉得头疼,这是她最近颇为头疼的事。

德妃被康熙罚了一顿,后来打听了原委,也明白自己为何被康熙所厌,她是个拿的起放得下的,如今经书已经抄完了,自然也要过来表示一下自己的慈母心肠了。

所以这这些日子德妃跟前的宋嬷嬷时不时送东西过来。



轮回乐园乾龙战天病秧娘子寻唐异能制造传奇1997老婆,离婚失效妖帝宠妻:呆萌仙子很嚣张快穿之妈妈救救我剧透诸天万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