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从叶天帝的大奔开始 遮天从叶天帝的大奔开始 第一章搭不上的九龙拉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粤省深城,作为华国制度改革开放的的第一批重点城市,在2025年全球经济都不景气度的昨天,再加新冠疫情期间都未曾停下来过脚步,不夜城都属于它的常态。但对于一个能源消耗大户的普普通通工厂却也不是那么和善了。“姬总,不好意思,这个我真的无能为力。”“好的,大麻烦你了...

粤省深城,作为华国改革开放的第一批重点城市,在2020年全球经济都不景气的今天,加上新冠疫情期间都不曾停下过脚步,不夜城属于它的常态。但对于一个能源消耗大户的普通工厂却不是那么友善了。“姬总,不好意思,这个我真的无能为力。”“好的,麻烦你了张局,再见!”一身运动服,平头短发,一米八出头的姬逸云,他站在马路边挂断电话后把手机放回裤兜,清秀的脸庞一脸愁容,皱了皱眉头他轻叹了一口气,其实他早已接到关于制造业整改和产业升级的这方面报道和国家关于改革创新的消息。早在2015年以前还在大学期间,他就劝父亲优化工厂结构或去掉那些耗能大户,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流水线,但因为自己父亲那辈人读书少和观念不一样而失败。“真是困难模式的开局!”姬逸云皱着眉头走向旁边的一辆奔驰车,启动车子开往龙岗中心城方向而去,他要去那里接他还在读高中的妹妹姬梦曦回家,对于这位活泼可爱妹妹姬逸云有点头疼,爱好逛街,对网购却很抵触,每到有假期就要去一趟购物中心,他在家就一定逃不了被拉去当跑腿,还要充当她们几个好姐妹的货运司机。这也应了他父母所说的男孩穷养,女孩富养思想,姬逸云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只是够生活费就行,从来都不会给出额外的吃喝玩乐费用。让他老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捡回来的,当然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父子俩模样简直是刻出来一样,前年毕业后跟他着学了一年工厂管理运营之后,才二十四岁就把公司交给了他。姬逸云驱车进入购物中心停车场,刚停好车子,准备下车的姬逸云忽然愣住了,他往车子外面看去只见一座雄伟壮观的高山竖立在眼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天空中九条黑龙拉着一口巨大的棺椁从天而降,嗡隆隆的声响传进他的耳朵。“这不是遮天那本小说的场景吗?见鬼了!”姬逸云一脸的懵逼,作为一个老书虫遮天这本人气那么高的小说他还是读过的,但是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不是在购物中心接妹妹吗?怎么会跑到遮天小说世界来了。姬逸云伸手拉了一下把手想推开车门下车去看看情况,结果却硬是拉不开锁扣,车门更是推不开,回头发现车钥匙不在钥匙孔里面了,“哔咘!哔咘!……”这时这辆车子防盗声却响起来了。“这不是我的车,我去!”这辆车子也是奔驰,但却不是他的那辆了,这让姬逸云更加懵逼了一阵头大不知所措,他知道混乱解决不了问题,稍微冷静后姬逸云在车子中观察寻找一番,随后就看到了前面车玻璃那里有一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片,他就拿起裤袋里的手机拨打了这个号码。“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号码为空号,Sorry,thephonenumberyoudialedisempty”“我×@#……”他忘记了这已经不是他之前所在时空了,带来的手机肯定拨打不了遮天世界所在的号码,在车上折腾寻找一会,终于在里面找到了一本书《黄帝内经》,姬逸云觉得这肯定是叶凡那辆奔驰了。姬逸云又寻找一番,看看车子里面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用于敲碎车窗玻璃,然而实在没有找到其他硬物,姬逸云只能缩着身子躺在座椅上,调整方向用脚用力踹车窗,“嘭嘭嘭!”一只脚一连串的猛击,哐当玻璃往车子外面破碎掉落地面,姬逸云快速处理一下窗户的碎玻璃爬了出来。“嘭!……轰隆隆……”姬逸云刚刚爬出车窗脚踏实地,泰山上一声巨响传来,接着轰隆隆山体滑坡的巨石滚落声连绵不绝声响,就算在山脚下的停车场,姬逸云脚下地面也轻微摇晃着,他却不管不顾向泰山玉皇迈开一米三左右的大长腿,以自己最快的百米冲刺速度跑出停车场,向着泰山人行横道跑了上去。因为姬逸云知道星际航班到了,虽然在叶凡那辆车子上没有耗费多少的时间,但是泰山对于他这个赶时间的人来说,实在是太高了,再不跑步前进他可能就错失了这次星际航班的机会,还是只有一次机会的九龙拉棺星际穿越,他实在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暗暗握紧拳头,以他力所能及,拼尽全力的速度向着泰山阶梯攀爬。山脚下游客不是很多,姬逸云一步跨过几个小台阶如此攀登而上,因为太过紧张脑海之中老是提醒自己要快点,更快一点,稍微不注意还摔了一跤,可是姬逸云顾不得疼痛爬起来继续跑步攀登。随着时间推移,半个小时后他的速度再也快不起来了,而且速度在慢慢持续的在下降,姬逸云脸红脖子粗,喘着粗气,双腿发软,额头上大量的汗水往下流模糊了双眼,衣衫都湿透了,这时还遇到了大量的游客拼命往下跑,人挤人场面混乱不堪,各种呼唤声,哭喊声,嘈杂一片混合在一起,在耳边嗡嗡作响,让姬逸云越发心烦意乱。“已经到半山腰了再快点!”姬逸云告诉自己要更快一点,也努力的去做了,但却双脚发软变得麻木,脚都有些颤抖不听话大脑控制了,实在快不了,三五成群结队的游客拼命往下跑,就算他经常跑步锻炼也遭不住这样向上连续半个小时全力的冲刺,双脚已经不听使唤了,身体机能不允许他这样做。“让让!快让一让这里有人受伤了,要赶紧送去医院!”“好疼555……”“我被石头砸到脚了,谁帮我一下,痛死我了!”……越往上各种各样的声音,尖叫声,哭泣声……杂乱无章,姬逸云有气无力根本无心管这些,他赶时间一定要搭上这趟星际航班,问题该死的航班可能已经准备就绪,马上起飞了,再不快点,就错过和叶凡他们这趟星际穿梭,如果错过的话,绝对是让他无比后悔的大事件。“呼呼呼!……”姬逸云呼吸急促,这时他能够听到自己心跳声,在嘭嘭嘭跳动,努力控制不怎么听使唤的双腿,在嘈杂的人群中左右穿插,见缝插针,越接近泰山山顶人群越是密集,他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没办法再快了,这时的体力也不允许了。历尽千辛万苦,姬逸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像行尸走肉一般,一个多小时后,他终于攀爬到了玉皇顶,然而却是姗姗来迟。“呼呼呼……还是来迟了,该死!”姬逸云撑着快要倒下的身体,他快速扫了一眼近在眼前的巨大的深坑,可是五色祭坛上,早已无巨棺与九条黑龙踪迹,姬逸云咬牙切齿有太多的不甘心。他身体一松,头晕脑胀,双腿发抖,他重重吐出了一口粗气,像一滩烂泥坐在地上再也不想动了,实在是太累了,然而心更累,虽然在山下从车子爬出来听到巨大的声响后,他就知道已经晚了,但心里还是抱有希望,指望说不定就赶上了呢!“真是倒霉透了,莫名其妙的穿越时空跑到遮天小说世界里头了,顺风车还搭不上!”望着玉皇顶那个深坑,和脚下散落的一些碎玉石,姬逸云内心绝望了,实在不敢想像搭不上星际航班后,在地球如何过日子了,地球修行界如果没有门道,普通人根本接触不到,但他又知道有修行的存在,怎么会甘心做一个普通人呢,况且他也是一个好强的人。“好晕啊!”连续一个多小时的冲刺,停下来之后,后遗症来了,他双眼开始模糊不清,无数光点在眼前晃动不停,在晕倒之前姬逸云努力抓了一块完好的玉石揣进裤兜里面,做完这一切后他实在控制不住头晕目眩,一下子倒在地上晕了过去。他可知道这些可能是一些了不得的宝贝,尽量补充一下错过了九龙拉棺星际航班后的损失,前提是后面修行者过来不会搜他身。就在姬逸云晕过去几分钟后,一位头发花白,瘦骨如柴的老人踏空而来,随后落在他的身边,老道士抓住姬逸云一只手为他把了一下脉,接着看了一眼姬逸云紧闭着双眼那清秀的脸庞,又看了看周围的一片狼藉。“这年轻人只是晕了过去,没什么大碍!咦……不对好像是那种体质!”老道士本想放开姬逸云的,忽然发现了什么,又把手塔了上去重新确认,他视乎有点激动,双手都有点发抖,不知道为何如此震惊!



豪门弃少我是天师魔迹仙踪项北问天抗战第一狙击手修改超凡魔法塔的星空偷爱八零鲜妻有点甜民国之远东巨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