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门大师姐重生后,和反派HE了 第三章谁是气运之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狠狠地的咬了一口香喷喷的烤鸡,望着勤勤恳恳在旁边烤肉的秦若羡,九玉心里居然涌上了一丝能满足。还好好活着真好!她现在的和秦若羡的关系,所以很好了吧!的确以后让他杀了曦沁这事情稳了。九玉想起这个,又狠狠地的咬了上来,像是这烤鸡是她仇人像。据小说基础设定,只要你还活着真好!她现在和秦若羡的关系,应该很好了吧!看来以后让他杀了曦沁这事情稳了。。...

狠狠的咬了一口香喷喷的烤鸡,看着勤勤恳恳在旁边烤肉的秦若羡,九玉心里竟然涌起了一丝满足。

还活着真好!她现在和秦若羡的关系,应该很好了吧!看来以后让他杀了曦沁这事情稳了。

九玉想到这个,又狠狠的咬了上去,好像这烤鸡是她仇人一样。

据小说设定,只要曦沁还在剧情之中,她就会受到天道保护,永远都不会死。想要动手,只能等大结局。九玉咬牙切齿,真想现在就杀了她!

要不去试试?说不定,能杀死呢?

秦若羡烤着东西,忽然接收到了一道冰冷带着杀意的视线,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杀意短短一瞬便消失不见,似乎是他的幻觉。

“若羡,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秘密?”

“什么秘密?”秦若羡眼底闪过一丝幽光,他确定,刚刚并不是他的错觉。

九玉脸上不小心蹭到了一点油光,她用秦若羡的衣服擦了擦嘴,在他可怕的视线下,依依不舍的把烤鸡放下,这才说道:“每一个世界都有属于那个世界的气运之子,他们也被称为这个世界的主角。在他们真正的成长之前,无论你用什么办法,都无法把他们杀死,这是天道对于他们的眷顾。”

秦若羡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我是气运之子?”

九玉的小脸都愣住了。

“你在想什么?你怎么会是气运之子呢?”

秦若羡默默的放下烤肉,默默的抽出了他的剑:“这么说,你是喽?”

九玉皱了皱眉,一脸的不赞同:“你怎么会这么想。气运之子周围一般围绕着许多的人,我身边可只有你啊。”

秦若羡:???

这话是不是有点瞧不起他?

“气运之子,是我师妹曦沁。”九玉轻描淡写的说着,眼里却有着刻骨的恨意!那是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的恨意!

浓郁到秦若羡看了都觉得心惊肉跳的程度,短短一瞬便消失不见了。

“你看,你们倚石门和长月宗距离这么远,宁劫总是过来找她,还有隔壁宗门的,哪怕是敌对门派,宗门内的弟子和长老,对她也是极为宠爱。

你不觉得这不合理吗?”

秦若羡不置可否,眼里闪过一丝幽光。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们现在可以去试试,看看到底能不能把她杀了。”一张可爱的小脸上露出了天真的神情,如果不是她说的内容太过可怕,估计旁人都会以为她在说,要玩一个好玩的游戏。

普通人听到这话,第一反应可能是九玉疯了。谁不知道那是她宠爱的师妹!可秦若羡不一样,他挑了挑眉,竟然有点该死的心动。

“你借刀杀人的手法,也未免太拙劣了。”秦若羡意味不明的说着,也没有拒绝。

九玉笑了笑:“我才没有呢!我只是想知道,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嘛。”

种子已经在秦若羡身上埋下了,九玉敢肯定,只要有机会,秦若羡一定会杀了曦沁的。

毕竟,秦若羡可是魔啊!魔之道随心所欲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九玉以前就羡慕秦若羡,现在她觉得自己也可以和秦若羡一样!

时间缓缓的流逝,试炼的时间只剩下最后一天了。

穿着漂亮衣裙的少女不过十五六岁,长的可爱又水灵,任何人见到她都会忍不住生出亲近之意。

周围一群人围绕着,宁劫也跟在她的身边。

“宁劫,姐姐真的吃了梦心果变成小孩了吗?”曦沁深深的皱着眉,看起来担忧极了。

“对啊。”宁劫满不在意的点了点头。

“不会吧,这里的凶兽都很凶残,若是她变成小孩了,她岂不是有生命危险了吗!宁劫你是在哪见到她的,你快点带我们去找她!”曦沁义正言辞的说着,旁人都是一脸宠溺。

“曦沁师妹,你没必要那么担心九玉师姐,她那么厉害,她肯定不会有事的。你不如在这里好好休息休息,度过试炼的最后一天。我们去找她吧。”长月宗的人都心疼这个弱小又善良的小师妹,可小师妹非常的坚持。

“我和姐姐一起来到长月宗,是她一直照顾我,我才能有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自己去找她!”

宁劫忍不住感叹一句:“曦沁你可真善良,她每天那么凶你,朝你发脾气,你还对她那么好!”

曦沁嗔怪的瞪了宁劫一眼:“师姐那都是为了我好。”

“可是她还管你交朋友,她管的也太宽了。又不是亲姐妹!”

“别说了,你带我去找她!”

宁劫摸了摸鼻子,却也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他犹豫了一下,便带着众人往秦若羡那个方向过去了。在他的想象中,秦若羡应该是把九玉扔在了原地。

待众人越来越近,便看到了……正在花样切果子的英俊男子秦若羡,还有一个吃着果子的矮墩墩。

宁劫都傻了。

他师兄最近脾气非常不好,为什么会给九玉切果子吃!地上一堆的骨头,难道是他被抢走的烤鸡吗!

谁能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九玉竟然没有多惨,曦沁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她很快掩饰了过去。

“师姐,你怎么变成了这样?我好担心你啊!”曦沁假模假样的跑了过去。

九玉看着她皱了皱眉:“你真的担心我?”

曦沁预想中九玉应该是一脸感动,姐姐妹妹气氛融洽,感情更上一层楼。猛然被这么一问,她忽然有点委屈:“我,我当然担心你啊!你不仅是我的师姐,还是我的姐姐。”

宁劫见不得曦沁受委屈,他对九玉吼道:“曦沁一听说你的事,休息都没有休息,立马就过来找你了!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九玉被宁劫吼了,曦沁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明显她也是这么想的。以前九玉还以为她是被吓到了,现在想想,是她太蠢了,没有看出来。

“担心我为何不在我与你走散时便找我?现在已是最后一天,你这才想起来我吗?”九玉质问的口吻把曦沁给整蒙了。

九玉对她一直都很好很好,她从来不会计较这些的。所以曦沁经常先关心了最难搞定的人,响起九玉时再来找她,而现在……九玉竟然质问她了。



豪门弃少我是天师魔迹仙踪项北问天抗战第一狙击手修改超凡魔法塔的星空偷爱八零鲜妻有点甜民国之远东巨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