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农家福宝小甜妻 第5章 父亲会放弃他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午饭后,阿雯去爹爹房间坐着,她望着娘亲在忙着拾掇屋里也没打搅。娘亲的饭是大伯娘端进去的,顺道还跟娘亲唠家常劝慰她。说着说着就说送到家二伯娘身上,说二伯娘这胎七成是男娃。她眼里流露出出的羡慕嫉妒让母亲进而劝慰她。大伯娘生二姐梁嘉莉的时候伤了身子,娘亲的饭是大伯娘端进来的,顺便还跟娘亲拉家常宽慰她。。...

午饭后,阿雯去爹爹房间坐着,她看着娘亲在忙着收拾屋里也没打扰。

娘亲的饭是大伯娘端进来的,顺便还跟娘亲拉家常宽慰她。

说着说着就说到家二伯娘身上,说二伯娘这胎八成是男娃。

她眼里流露出来的羡慕让母亲反过来宽慰她。

大伯娘生二姐梁嘉莉的时候伤了身子,近些年没有开怀过。

坐着坐着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梦中,她梦见了好多的书,美食书、药草书、文学、武将等等,简直就是掉进了书铺。

不对,应该用书库比较恰当。

她眼花缭乱,甚至她还看到了哥哥想要买却因为贵的注解书。

翻着这些书籍,都是好书,她忍不住想,要是爹爹,哥哥都学习了这里知识,是不是就能更好的去考举人,考进士。

主要是现在书多贵啊,这些书能节约不少钱呢。

她现在缺的最是钱,就算卖了也能换不少钱。

想着就直接把她觉得能用得着的书都抱在怀里。

一本本拾下来,书比她人都高,又重,她这小胳膊小腿的又怎么搬得动。

一时不察,人摔了,直接就摔醒了。

她醒来后听着身边的汤勺碰瓷碗声音,咕噜一下爬起来。

原来是爹爹醒了。

“爹爹。”阿雯喊着,眼眶不知觉眼泪流了下来。

这个爹爹有点年轻,却是真心疼她,也没有任何的重男轻女的思想,让她喊爹也是适应了好久呢。

梁长鹤摸着闺女的头发,微笑着:“爹爹没事。”

那苍白的面容,疲惫的眼神,又哪里是没事的样。

朱氏用手背擦掉眼中的泪水,在一旁插话,“你快些把药喝了。”

“明日,我请大伯帮忙去书院请辞,你这腿一时半刻也好不了。”

朱氏心再痛也得考虑方方面面。

当家的倒下,她只能顶起来。

阿雯看着爹爹又看着娘亲,乖巧的坐在床上没说话。

“摊位一并收了吧。”梁长鹤望着自己的腿,也有些沉闷。

“好。”朱氏哑着嗓子答。

阿雯忽然想起,爹爹还有在帮人写信的小摊位,有时候也能贴补家用。

爹爹的摊位,她也去过,不对,应该是原主去过,还看过摊,有时候爹爹忙,原主还帮着写信呢。

不过现在都是她的记忆了,她就是梁嘉雯。

她急忙拉着梁长鹤的衣袖,急道:“不收不收,阿雯去替爹爹写信。”

梁长鹤心中一痛,都是他无用。

“阿雯乖,你还小,不安全。”

阿雯连忙摇头,并撒娇,“爹爹,你不能否认就连书铺的管事都相中阿雯写的字,就是去写上半天,不会有事的,再说都是熟人了,大家都认识的。”

她也不知道这是原主的潜意识还是她心中真的想法。

梁长鹤依旧摇头,他怜爱的摸着女儿的头发,笑着不容拒绝。

他不想女儿这么小便承担这么大的责任,加上又不是没人。

家里还有爹,有大哥二哥他们呢。

阿雯不想告诉这个老实的爹,家里的情况。但是却觉得这个问题始终是会被知晓的,还不如先知道,起码心里有个底。

梁长鹤欣慰的同时也是觉得他无用。

“你还小,这些事情你爷他们会想办法的。”

梁长鹤他从没想过父亲会不医治他,毕竟家里还希望他继续向上考,能光耀门楣。

“二伯说家里没钱了。”

阿雯的一句话让夫妻俩都愣了。

什么叫没钱了?

是不想医他的腿吗?

可他是秀才啊,过两年他往上考便是举人。

他父亲会放弃他吗?

他不相信,他不想相信。

朱氏心情更复杂,如果没有梁家大家庭支持,就她一个人完全支撑不起来。



仗剑江湖笛声绕道君竹马的私房菜提史大人,食仙妃末日崩塌我在漫威堆方块儿横推一切敌砺心纪大庸王朝修真食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