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农家福宝小甜妻 第1章 爹爹摔断腿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酷热的冬季,天黑得早,可太阳也起得不晚。母亲早出门时洗衣服了,留她在家里看家护院。一个穿着棉麻短衣长裤的小丫头,一脸汗水的坐在自家茅草屋门口。她望着天上的太阳,又望着旁边围在的菜园子,一副小大人叹口气。父亲早晨更早就走了,因天气酷热,要在未时赶往母亲早早出门洗衣服了,留她在家看家。。...

炎热的夏季,天亮得早,可太阳也起得不晚。

母亲早早出门洗衣服了,留她在家看家。

一个穿着棉麻短衣长裤的小丫头,一脸汗水的坐在自家茅草屋门口。

她望着天上的太阳,又看着旁边围着的菜园子,一副小大人叹气。

父亲早上很早就走了,因天气炎热,必须在午时赶到县城,也不知道现在到了没。

也是因为她不小心摔了头,父亲担心她这才回来的。

“阿雯,阿雯。”一声大过一声传进小丫头耳中。

她立马站起来,朝着声音方向望去,她眼睛厉害,看着好几个村里的叔叔抬着什么人。

她大声喊道:“大柱叔,怎么了?”

汉子听到阿雯的声音,立马急道:“你娘呢?在家没?”

说话间,汉子几人走近,阿雯看见了躺在简易树枝做的担架上面的人。

“爹爹,你怎么了?”

她眼睛都红了,眼泪自然而然的也往下掉。

话说,她也不算这世界的人,她是二十三世纪的吃播博主,粉丝都有好几万,忽如其来的车祸一下子让她来到这个世界。

她是三个月前摔的,原身因被狗追跑太快、太急,摔在石头上摔没了。

这三个月她小心的装作八岁的孩子,父母疼爱,兄姐关心,让她也慢慢放下了心。

她不仅穿在了同样名字的身体,也同样接受了她的记忆。

还是先前叫大柱的汉子好心提醒:“阿雯,你快去找你娘,我去帮你请陈大夫,大壮小虎去帮忙通知你叔伯。”

阿雯听了,感激看了大柱一眼,立马朝着河边跑去,她娘在洗衣服呢!

要快点告诉娘,爹爹受伤了。

朱氏本也在回来的路上了,当看到着急忙慌的阿雯,有些呵斥:“这么热,跑这么急做什么,万一中暑了怎么办?”

阿雯脸色通红,汗水长流,黑黝黝的眼珠子流着泪水,声音都变得沙哑:“娘,快快去看看爹,爹被大树叔几人抬着回来的。”

她是真心的喜欢这个爹,这个爹对她的爱让她感到温暖。

她不希望她出事,他也不能出事。

朱氏一听,眼前一黑,阿雯眼疾手快抓着她的手。

嘭,木盆掉在地上,衣服洒落一地。

朱氏慌忙的拉起阿雯回家,她家相公不会有事的。

衣服可以不要,相公却不能有事。

梁长鹤被四人抬在床上,一身衣服凌乱不堪,最显眼处便是双腿,明显的血迹斑斑。

朱氏拉着阿雯飞快地跑回家,见躺在床上的梁长鹤双眼顿时红了。

“孩子他爹,你这是怎么了。”

抬架子的一汉子立马着急说着:“朱嫂子,大柱已经去请陈大夫了,我们当时发现梁秀才时候他早已经昏迷。”

陈大夫很快请来了,是村里的老大夫,诊断后一脸摇头叹息,“梁秀才的腿老夫治不了,耽搁时间太长了。”

朱氏一旁直抹泪,此刻家里人都到了,听到这话大伯梁长海直接急了。

“那送去镇上呢?三弟可是有功名之人,他不能落下残疾。”

陈大夫思索片刻,不确定说,“在咱们清河县估计没人能治,梁秀才的腿是生生摔断的。”

梁长海又问,“那有没有其他大夫专门治疗腿伤的呢?”

陈大夫在脑中忽然忆起一个人,或许他有办法。

“我这里倒是知道一位医者,但是他看病费用极高,恐怕……”

大夫没说完,梁家人都明白,他们恐怕负担不起。

最后,梁长海只能先叫大夫开药,毕竟只有人醒过来才能解决其他问题。

阿雯听着能感觉到大夫没有说完的话,爹爹的腿有医者治,但是需要高昂的医药费。

忽然她想起自己脖子上的银锁,她伸手摸了摸,那是娘亲跟爹爹成亲时,外祖母送的,祖传的,说是还开过光。

小时候身体不好,娘亲就把这银锁带在了她身上。



豪门弃少我是天师魔迹仙踪项北问天抗战第一狙击手修改超凡魔法塔的星空偷爱八零鲜妻有点甜民国之远东巨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