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二姐有空间 第6章 顾家女人都是撒谎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但是是察觉到,宋老二也会放到心上。自己立刻就得有一笔银子拿回来,以后整天抢手喝辣,哪里需在乎别人的眼神。说没准这些人望着自己笑,是因为自己昨天喜气洋洋,别人也想沾了喜庆。想起这里,宋老二愈发洋洋得意出来,挎着褡裢,哼起小曲遛遛哈米往家走,碰上自己马上就要有一笔银子到手,以后天天吃香喝辣,哪里需要在意别人的眼神。。...

不过就是察觉,宋老二也不会放在心上。

自己马上就要有一笔银子到手,以后天天吃香喝辣,哪里需要在意别人的眼神。

说不定这些人看着自己笑,是因为自己今天喜气洋洋,别人也想沾了喜庆。

想到这里,宋老二越发得意起来,挎着褡裢,哼起小曲溜溜达达往家走,遇上人还悠闲自在的说几句。

可他一进院门,就惊得目瞪口呆。

他看见自己老娘跟媳妇正蹲在地上,就像咬着尾巴的狗,一左一右的转圈圈。

“娘,你们这是在玩啥?还怪有趣的。”宋老二看得哈哈大笑。

老顾氏跟小顾氏走了一上午的鸭子步加蛙跳,现在学陀螺,早就满身汗透,精疲力尽,惨白着脸只剩半条命。

看见宋老二回来,老顾氏像是见到救命稻草,一屁股坐在地上,张嘴就“哇哇哇”大哭:“儿啊!你可算是回来了,再等会儿,你就只有给娘收尸啦!”

旁边,小顾氏也不再害羞,抱住宋老二的腿哭道:“当家的,我们都要被那小贱人折腾死了!”

宋老二头晕乎乎:“……你们没在玩啊!”

坐在正屋里,宋老二连水都没有喝一口,就被婆媳俩拉着连叫带骂,比比划划开始哭述。

他吃过酒正晕得厉害,婆媳俩这番话又夹杂着情绪说得颠三倒四,原本就有些醉意的脑子,更加成一锅粥了。

好半天才听清婆媳俩说的话,其中一句:“宋梨云那个小贱人跳水”,顿时惊得他酒醒了大半。

嚯的坐直身,宋老二急问道:“你说梨云早上跑出门去,还在村外跳水?她人呢?人在哪里?”

他倒是不心疼侄女一条命,只心疼刚刚谈好的钱,要是宋梨云死了,他的钱也就得落空。

顾婆子见宋老二对她挨打一点不关心,只问宋梨云在哪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咬着牙:“那贱人命贱,哪里会死,扑腾了几下吓唬人就起来了,这时候正在灶房里不知道干什么。

儿啊!小贱蹄子可把娘打惨了,你可要给娘撑腰。

我说还是别送去薛家享福,就留在家里干活,我要扒了她的皮。”

听到宋梨云平安无事,人没有跑,宋老二又放下心来,只要人在,银子就在。

他仿佛没有听到顾婆子说要把宋梨云留在家里的话,只是啜着牙花咂舌:薛老鬼还真是克妻命。

薛家管事说了,薛老爷死了三房媳妇,再娶媳妇要看看女方的八字硬不硬,怕又早早被克死。

所以薛家只付了二两银子的定头,时间也没像他想的今晚来抬,而是定在三天后,他们要选个日子来接。

现在人还没有过门就寻死觅活的跳水,要是被薛家知道,这事肯定要黄,自己的银子也飞了。

一想到早上被宋梨云跑出村子去寻死,宋得富就心中后怕。

他有些恼火的瞪向小顾氏:“平日里就知道撒泼打滚,真正要用时,连一个人都看不住,养你还不如喂条狗!”

小顾氏又气又怒,委屈得不行:“你说得轻松,那贱蹄子生来是个干粗活的,心又狠,一脚就把娘踢晕了。”

“儿啊!你快去把那贱人好好打一顿,替我娘俩出气。”顾婆子白着脸催促道,她今天真的被折腾惨了。

身为农户人家却养尊处优了几十年,除了院里的几垄菜,连地都没有下过的人。

这时候只感觉自己两条腿软得跟面条一样,连上炕沿都艰难。

听到老娘催自己去打宋梨云,宋老二揉揉自己昏涨的额角,拧着八字眉。

“她一个人就怎么折腾你们了?还一脚踢晕?她怎么不上天。

连撒谎都不会,我昨天晚上可是叮嘱过你们的,这次二丫头回来,你们不能打骂折腾,话还得好好给她说。”宋老二没好气道。

二丫头已经是薛家的人,值钱着呢!

五十两银子!

只要有这些钱在,水蓉可以多办几抬好嫁妆,小宝也能进镇上最好的学堂,自己也可以随便喝酒享受。

至于对顾氏婆媳说宋梨云打她们,宋老二是半句都不相信。

自己家里这两个女人是什么货色他非常了解,在村里打架骂人就没有吃过亏,遇事总要占到上风。

现在俩人看守一个宋梨云,还不是轻轻松松,要打也是宋梨云被打。

顾家女人都是撒谎精!

以前婆媳俩跟人每每与人厮扯之后,衣服凌乱,满脸爪痕,就连头发都要撕下几缕才罢休。

现在老娘跟媳妇俩人除了脸色白一点,精神差一点,头发散乱一点,一切都是好好的,根本没她们说的那种要死要活。

宋老二哪里知道婆媳俩此时是有苦说不出。

她们的确没有挨打。

宋梨云只是隔着衣服,在她们肘处关节一捏,婆媳俩的手臂就又痛又麻,一丝力气都使不出。

院门紧闭,想跑、跑不掉,喊人救命也没人管,婆媳俩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被宋梨云折腾几下就哭嚎着服软,乖乖听话走起鸭子步。

一上午度日如年,终于熬到宋老二回来,从来没有吃亏过的婆媳俩自然要报复。

现在顾婆子就要宋老二去把躲在灶房里不出来的小贱人打一顿,哪怕打死打残不卖钱都可以。

见宋老二不为所动,顾婆子真的急了,也不管自己手脚发软,扑过来就开挠:“你这个没心肝的,老娘媳妇被人欺负,你都不管。

那个小贱蹄子现在还不是薛家的人,你就软得骨头都不长了。

等她以后嫁去薛家,你是不是见着就要给她下跪!

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要是不管,还不如先掐死老娘。”

她在宋梨云这里吃了亏,不敢来招惹,可对付自己儿子还是威望依旧。

几爪子下去,宋老二的脸上就挂了彩。

看见自己男人的脸马上要变成麻布,小顾氏在旁边急得跳脚:“娘,你别挠得富哥,他还要出门谈生意。”

宋得富也急眼了。

老娘脾气怪,下手狠那都是对外人的。

自己是她唯一儿子,平时疼爱得跟眼珠子似的,连头发丝都没有碰过,哪里像今天这样来真的。

他捂着脸一把将顾婆子甩开,跳脚大吼:“行了,别喊天喊地的,我这就把她打一顿,替你出气。你以后也甭想再问我要银子使。”



豪门弃少我是天师魔迹仙踪项北问天抗战第一狙击手修改超凡魔法塔的星空偷爱八零鲜妻有点甜民国之远东巨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