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老太重生记 第一章 重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电闪惊雷,大雨倾盆,石老太失魂落魄的走在无边的黑夜里,不对,她了是魂体了,何谈失魂一说呢,大雨横穿过她的魂打在地面,溅起的泥水四溅,石老太现在的最怕的是打雷了闪电,但是现在的,望着闪电划过夜幕,大风夹着雨水划得树叶哗哗直响,她甚至麻木的双眼一片静寂“娘!娘!你醒醒,柳儿不气你了,柳儿同意娘卖了柳儿救弟弟。”小女孩哭着推着石老太,石老太睁开眼睛,蒙了一阵子,自己不是魂飞魄散了么,看着眼前自己的女儿,眼眶瞬间红了,抱着大哭道:“柳儿,我的柳儿,你这是原谅娘了所以来见娘了么,我的柳儿,娘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电闪雷鸣,大雨滂沱,石老太失魂落魄的走在无边的黑夜里,不对,她已经是魂体了,何来失魂一说呢,大雨穿过她的魂打在地面,溅起的泥水四溅,石老太以前最怕的就是打雷闪电,可是现在,看着闪电划过夜幕,大风夹着雨水划得树叶哗哗作响,她麻木的双眼一片死寂,只觉得了无生趣,回想她这一生,早期软弱没有主见依赖性还强,后期造化弄人变得强势又犀利,可这样的自己,害死了自己四个孝顺懂事的孩子;

明明已经没有感觉了,却痛的无法言喻;明明已经没有泪了,却感觉泪流满面;石老太坐在泥水里,嚎叫怒吼捶打地面......,很久以后,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等着第一缕阳光灼化她的魂体,眼中已然没有一丝波动。

“娘!娘!你醒醒,柳儿不气你了,柳儿同意娘卖了柳儿救弟弟。”小女孩哭着推着石老太,石老太睁开眼睛,蒙了一阵子,自己不是魂飞魄散了么,看着眼前自己的女儿,眼眶瞬间红了,抱着大哭道:“柳儿,我的柳儿,你这是原谅娘了所以来见娘了么,我的柳儿,娘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娘,你怎么了?你别哭好不好,柳儿以后都听娘的。”小丫头被石老太吓坏了,石老太这才擦了泪,冷静下来;

“我说老嫂子,你哭也哭了,就别耽搁了,你女儿交给我,放心好了,快快拿着这5两银子去就你家小儿子吧,您放心好了,我这人最是心善,你以后凑够了银子,就到东城王家来找我,再带你女儿回来。”一个咪咪眼的胖男人上前道;

“滚!老娘才不会卖女儿!”石老太看见来人,激动地喊道,要不是现在身上没有力气,早就爬起来要死他了,就是这个畜生,前世村里洪灾,哥嫂无情抛下了自己孤儿寡母五人,自己带着四个孩子来到东城门口,可是城主只是门口施粥,不让进,而自己小儿子石榕从小身子不好,折腾的病倒了,看着愈发严重小儿子,自己无奈哭泣,这个畜生假装好心的买了自己的女儿柳儿,还说以后可以赎回,可是等自己好不容易凑够银子去找女儿才知道,这个畜生有恋童癖,可怜自己女儿才八岁,被活活折磨死了,乱坟岗上连块遗骨都找不到。

“哎你这个妇人,我好心帮你,你反而这样不识抬举,算了,你要是反悔还是可以托人找我的,谁让我好心呢!”那王胖子看石老太情绪激动,甩袖走了。

“娘,”柳儿低声说:“娘,让我和他走吧,你拿着钱救弟弟”

“傻孩子,榕儿是我的孩子,你也是呀!”石老太慈爱的看着柳儿温柔的说道;低头看着身边躺着病弱的小儿子榕儿,心中五味杂陈,前世自己拿了卖女儿的钱去救他,折腾了三天,钱花光人,人,也没有留住,榕儿是自己那死鬼相公当兵后才发现怀上的,作为遗腹子,自己自是偏疼了一些,可终究没有母子缘分,这一世自己自是不会舍了一个救另一个了,石老太伸手抚摸着小儿子的头心道:“孩子,娘会最后拼一拼留你,剩下的交给命运吧,别怪娘狠心,原谅娘。”

“娘,我们回来了。”说话的是大儿子石松,只见他和弟弟石柏一人手中端着一个残破的粥碗,石松的递给了石老太,石柏的递给了柳儿;

前世也是这样,自己为了卖柳儿,假装自己身体不适不能去排队领粥,让两个儿子去,然后两人回来的时候发现姐姐被买了,两个儿子当时的眼神让自己觉得自己很不堪,当时柏儿还哭闹起来要找回姐姐,自己还打了他一巴掌,想想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这二儿子,那时候自己怀了榕儿,就把两岁的柏儿扔个只有六岁的柳儿照顾,所以柏儿和自己不亲,最亲姐姐,现在想想,那个时候,自己狠狠的伤了儿子们的心吧,今生,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松儿,一会儿咱们回去。”石老太端起碗喝着这清可见底的粥说道;

“娘,咱们回哪里去?”石松虽然只有六岁,却因为父亲走的早,有点老成稳重,非常懂事;

“会咱东村去。”石老太吸溜这粥说道,前世发了洪水,自己孑然一身带着四个娃来到东城,本以为城主会开门,可是没有,犹记得吃完这顿,连粥都不会再有人施舍了,然后不久会有难民暴动,自己现在守着城门口,肯定会殃及池鱼,而且,也是很多年后,一次偶然,石老太才发现,原来当年药石无灵的小儿子患得病,只用自己村子山中常见的一种看似杂草的植物就能治,当然,这也是后来一位医术不错的大夫发现的,因为这场洪灾带来的病,着实病倒的一些人,好在并不传染,也就慢慢的研究,终是研究出来治病的药,可那时候自己的小儿子,早已成了一捧黄土。

“娘,咱东村现在都是洪水,啥也没有了。”石松说道,想着说服娘留下,至少这里难民多,送回有安置的;

“娘知道,可是你小弟的病得治,咱得上山,等你小弟好了,咱再回来。”石老太知道大儿子不想走,毕竟他们也是走了整整两天才疲惫的赶到了东城;

“知道了娘。”石松不再说什么了,听娘的话是爹走前和自己说的,自己一直记得。

看着那头柳儿也喝完了,自己吹凉的粥硬喂了小儿子一点,然后抱着两岁的小儿子,带着其他三个,坚定的往回走,这一世,自己要努力带着所有的孩子,好好的活,不再软弱。



豪门弃少我是天师魔迹仙踪项北问天抗战第一狙击手修改超凡魔法塔的星空偷爱八零鲜妻有点甜民国之远东巨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