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83开始 第五十二章 开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是普渡、雪竹莲的亲师弟,包庇徒弟夏遂良(因此自尽于崖边),迎战东海小蓬莱碧霞宫,身边有八大尊者。小小的书房内,戴着眼镜的单田芳正伏案疾书,见许非进来随口应了声,跟着继续码字。。...

从1983开始

推荐指数:10分

《从1983开始》在线阅读


“大爷!”

“嗯。”

小小的书房内,戴着眼镜的单田芳正伏案疾书,见许非进来随口应了声,跟着继续码字。

许非有啥客气的,拿起一个柿饼就啃,又见案头摞着几张写好的稿纸,上写:

“于和于九莲,绰号横推八百无敌手,轩辕重出武圣人

简介:是普渡、雪竹莲的亲师弟,袒护徒弟夏遂良(因而自刎于崖边),坐镇东海小蓬莱碧霞宫,身边有八大护法。

夏遂良,绰号金灯剑客

简介:听信昆仑僧谗言,三教堂暗算白云剑客,三仙岛设摆七星楼陷害众英雄,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最后被总门长、长发道和三侠五义剁成肉泥。

龙云凤,绰号飞天魔女

简介:持闭月羞光扫魔剑,在徐良回乡葬父之后偶遇,心性一起教给徐良剑术,并叫徐良以后答应他杀一个人。后在八卦山金灯阵杀掉昆仑僧、古月和尚,又被夏遂良杀死。

特征:笑的比哭还难听。”

“哈!”

许非乐了,这页纸上居然是各个人物设定,接着又看,却是《白眉大侠》的开头。

他学过评书,知道行内术语,观众听着好像挺简单,嘴唇一碰巴拉巴拉的说,其实大有学问。

比如开脸儿,是指人物的外形描绘,好的开脸儿会让人物鲜活有力。

摆砌末,指讲故事的场景。

拉典,指在书中引入典故讲解。

书胆,指评书的主人公。

书筋,指正面诙谐搞笑的人物。

柁子,指书中的高潮和重要章节。

就像稿纸上写的:“此人身高八尺,溜肩膀,两条大仙鹤腿,面如紫羊肝,小眼睛,鹰钩鼻子,菱角嘴,最显眼的是长着两条刷白刷白的眉毛。”

这种开脸儿,就叫活灵活现,观众一下就有印象了。

许非翻完一摞纸,发现单田芳的创作格外严谨,故事背景、人物设定、兵器、武功排名,人物关系等等,事先就安排的明明白白。

写好这些之后,再写故事的主体部分。

哎呀,大爷就是早生了几十年,不然搁到后世,怎么着也是个白金大神。

他在这边YY,单田芳那边也完成了一个回目,直起腰动作动作,笑道:“都看完了?感觉怎么样?”

“感觉就是催更啊!”

“催什么?”

“就让您快点写,这书啥时候能完稿?”

“少说也得半年,怎么,你有事?”单田芳挺奇怪。

“没事儿,就急着想看。”

许非放下稿纸,一屁股坐在小沙发上,又问:“哎大爷,这书写完之后,版权是不就在您手里了?”

“版权又是什么物件?”

“就是著作权,证明这书是您,呃……”

他砸吧了下嘴,妈蛋的国内现在还没有著作权法呢,说早了。

这货一番操作,给单田芳弄的挺懵,问:“你小子今天古古怪怪的,是不有什么事,有事千万得跟我说。”

“哎呀真没事,我就来串串门……行了,我妈还等我吃饭呢,我回去了啊!”

许非站起身,在单田芳莫名其妙的注视下惊慌遁走。

1985年1月初,天照旧寒的厉害,没风,干冷干冷。

他骑着自行车,穿过这座灰扑扑的城市,又去陈小旭家里坐了会,然后才拐进熟悉的胡同,跟邻居们打着招呼,温文有礼。

任谁也想不到,就在一个礼拜之前,这位众人眼里的“能拍电视剧的”上进青年,亲手操纵了一盘多大的牌局。

许非的性格其实很复杂,有些时候非常对立,既疯狂野蛮,又温和细腻,既粗犷奔放,又多愁善感。

而这些东西又很好的融合在一个人身上,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吸引力,接触愈深,愈觉得此人五官英俊,长的帅气。

因为俗话说得好,好看的皮囊就是好看,有趣的灵魂爱哪哪去!

“铃铃!”

许非按着铃近了家门口,抬眼就见张桂琴在那里等候,抄着手,脸冻得发紫。

他快蹬了几下,奇道:“妈,你干嘛呢?”

“等你回来啊,你去了老半天,我还以为被劫走了。”

“这大白天的谁劫我啊?”

“那可没准,咱家现在多危险呐,你真的注意点。”

许非一脑袋汗,自从爷俩把一箱子钱带回家之后,老娘就有点魔怔,连自己拉个屎,她都得在厕所外面转三圈,生怕掉沟里。

简称被迫害妄想症。

俩人进了屋,他跟坐在炕上的许孝文对视一眼,都表示很无奈。

张桂琴唠叨着准备开饭,端上来一盆白菜,还有一盘腌萝卜,没了。

“我昨天不是买了半斤肉么?”许孝文在盆里划拉。

“不过年不过节的吃啥肉,怕别人不知道咱家有钱?”老妈理直气壮。

“……”

许非也瞅了瞅,白菜就算了,汤面上只飘着那么一丁点的油花,看着都可怜。

这不行啊!

他想了想,问:“妈,你现在还教课么?”

“教,不过现在进团的少,学生也没剩几个了。”

“那你一天都干嘛?”

“在团里待着呗。”

“那您干脆别干了,自己开家店吧。就开小饭店,早上兼卖早点,雇两三个人,也不算资产阶级复辟。店面不用太大,五六张桌子,加装修加人工都用不了一千块钱。”

“开,开饭店?”

张桂琴觉得话题转的略快,迷糊道:“我在团里挺好的。”

“好什么啊?您现在又不上台,又没有学生带,成天去那儿嗑瓜子啊?您才四十岁,别活的跟个老太太似的,得焕发第二春。”

“呸,别乱说,啥第二春!”

张桂琴扭过头,告状道:“你看,你也不管管?”

“哦,我觉着小非说的有道理。”

“老许你没发烧吧?”老妈睁大眼睛。

“我发什么烧,你现在一个月几十块钱,挣得没意思,开个店还能活动活动,你没觉着最近又胖了?”

“啊,我胖了?”

老妈好歹是个舞蹈演员,连忙捏捏肚子。

许孝文以前看不上所谓的“歪门邪道”,但去了趟春城之后,想法有明显改变。

许非特喜欢这种家长,肯成长,肯进步,而不是抱着自己的老观念跟别人死磕,容不得子女说半点错,淘汰于社会也不自知。

张桂琴还是很担心,道:“咱家现在本来就不安全,再开个店,不是更让人惦记着?”

“你一天老瞎琢磨什么啊?钱都存银行了,有啥不安全的,再说也没人知道!这么多钱也不能放烂了,该花就得花。

你要实在不放心,歌舞团先给你办病休,工商那边我也有朋友,整本个体户执照不算啥难事。”

“……”

张桂琴被俩人围攻,心思也开始浮动,“那,那我就先试试。”

…………

夜深时,外面终于刮起了北风。

针鼻大的洞斗大的风,东北这边的习惯,必须把所有的窗户缝用纸糊上,不然能冻死。

张桂琴躺在炕上,听着窗外肆虐的北风,怎么也睡不着。她索性起身,扒着门瞅瞅儿子,见许非睡得正香,又回到坑上。

“哎!哎!”

“唔!”

许孝文被捅醒,迷迷糊糊道:“大半夜不睡觉干啥啊?”

“别睡了……”

她扳过丈夫的脸,低声道:“你觉不觉着,小非跟以前差太多了?”

“那咋了?”

“啥咋了!我老感觉有点害怕。”

“啧,女大十八变,就不许咱们孩子成长么?”

许孝文被搅合的睡不着,道:“他以前窝在这地方,能见过啥世面?自打去年去了京城,你看看,眼界开阔了,想法也多了,现在书还不离手,我白天还见他拿本鉴定古玩的书看。

以前他有这心思么?说明孩子长大了,明白自己得干出点事业。做人没有梦想,跟缺少本章说的小说有啥区别,都是咸鱼一条。

再者说,变没变又怎么着,总归是咱们儿子。”

“……”

张桂琴想了半天,重新躺下,“也是,总归是咱们儿子,睡吧。”



医妻独秀(上)商门甜妻(上)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快穿任务:炮灰来逆袭凡尘劫之灵珠穿越从王牌御史开始妖孽狂医永恒美食乐园末代奇货商末日天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