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研究生生活录 第五章 初阳台 (冲榜,求推荐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李培诚将自行选择车停在山脚下,便沿一条略微弯曲小路,飞步疾如的往葛岭山顶的初阳台狂奔而去。沿路随处可见可见山间的水池和平发展地,除了大片受雨水冲刷而裸漏的山岩,灌木则在岩石边簇簇茁壮生长,别有一番景色。葛岭山顶有一处平地,平地上有一座毛石盖成的二层楼建筑,周围沿途随处可见山间的水池和平地,还有大片受雨水冲刷而裸露的山岩,灌木则在岩石边丛丛生长,别有一番景色。。...

李培诚将自行车停在山脚下,便沿一条弯曲小路,健步如飞的往葛岭山顶的初阳台飞奔而去。

沿途随处可见山间的水池和平地,还有大片受雨水冲刷而裸露的山岩,灌木则在岩石边丛丛生长,别有一番景色。

葛岭山顶有一处平地,平地上有一座毛石盖成的二层楼建筑,周围则是凌乱的树木,有高有低,品种不一,这里便是初阳台了。

这里是H市观赏日出的好地方,每当朝阳初生,登台眺望,天空如赤练,旭日如巨盘,沧海变化,流金溢彩,倒也颇为壮丽,故取名初阳台。

早上五点,几乎没有人会这么早爬上初阳台的。

一棵参古松树下,一位朱颜鹤发的老人,身穿白色的唐装,面东而立,双手自然下垂,缓缓吸气吐气。

此时东方已经开始发红,紫红的朝霞在翻腾,犹如怒海汹涛。

一个年轻的身影正沿着小路,矫捷快速的朝初阳台而来。如果仔细观看,可以发现那年轻人在奔跑中似乎有飞的趋势,两腿在地上一蹬,犹如兔子一般,每一次间距有两米之宽。

老人现出惊讶的表情,接着欣慰的抚须微笑。

李培诚感觉今天双脚充满了力气,每每轻轻一蹬就有展翅飞翔的快感,爬到初阳台一点也不感吃力,反倒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师父!”李培诚在老人的身后,恭敬的叫了声。

“你来了。”葛古转身说道。

“是的。”

“把手伸过来。”葛古说道。

李培诚闻言将手伸出,葛古将手指搭在李培诚的手腕上,两道细微的气劲从葛古的手指发出,侵入李培诚的手臂,缓缓在李培诚体内探视着。

李培诚暗暗佩服师父的本事,能将体内气劲外放,而且收发自如,可强可弱,并通过此法窥探别人体内状况,李培诚还远远做不到。他目前最多也就脚底能发出气劲,手臂比常人力气大了很多而已。

葛古探索了一番,放开了手,感叹道:“你确实是为师见过天赋最好的人。古训有言,学武需从孩提时学起,方有大成就。就如学语言,从小开始学,方能融入其中,谓为母语,过了孩提再学,终究落了下乘,你们读书人就把它叫做外语,总比不得母语自然。三年多前,为师若不是见你心地纯朴,实属罕见,以你的年纪,为师是断不会收你为徒的。却未想到,若不是当年一时起意,为师恐要错过一个旷世奇才了。”

“师父过誉了,徒弟能有此成就,全靠师父教导有方。”李培诚被葛古夸得很是心虚,对于他而言,自己只是循序渐进的修炼,也没什么其他诀窍。若不是葛古传授的《长生诀》奇妙,决不可能有今日的成就。

葛古赞许的看了李培诚一眼,摆摆手道:“虽说万事讲究个勤字,但习武修炼之道首讲天赋,其二便是机缘,最后才是勤奋。你那三位师兄修炼了半辈子也不过到了三重境界,就算为师也不过才到了五重。你修炼三年半就贯通阳跷、阴跷二脉,至二重境界。虽说《长生诀》前易后难,二重至三重难以登天,但你以成年之龄用区区三年半时间,修至二重,早已经远超了你三位师兄了。”

这是李培诚第一次听葛古说起师兄,以前每次到初阳台,葛古都只讲习武修炼之事,从不言他,就连李培诚究竟在哪个学校读书,他都从来没问过。

听说自己还有师兄,李培诚感觉有些新奇和兴奋,于是问道:“原来我还有三位师兄,师父,他们现在在哪里?”

“他们天南地北的,不说也罢,以后你们总有相见的一天。”葛古道。

“师父,自从昨日阳跷脉与阴跷脉贯通,我感觉两脚有力,耳目清晰,实在妙不可言。”

见葛古这样说,李培诚便不再追问下去,转而问起修炼之事。

葛古闻言微笑,道:“此是自然。阳跷脉和阴跷脉一通,你体内便已产生阴阳天地,便意味着你内功已有小成,算是武林界二流行列的顶尖高手,离一流行列也不过只是一线之差而已。”

李培诚闻言愕然,按葛古这等说法,武林高手也太不值钱了,三年半时间就是二流行列顶尖高手,那岂不是再练半年一载的,自己就成了一流高手了。却不知道《长生诀》乃道家密不可测的绝世宝典,他天赋又这么高,三年半能成为武林界二流行列的顶尖高手毫不为奇。

葛古见状,知道李培诚脑子里想什么,脸色一沉道:“你以为人人都有修炼《长生诀》这等绝世功法的机缘吗?”

李培诚这才知道《长生诀》乃武林中的绝世功法。

“如此看来师父必然是武林界的世外高手了!”李培诚暗自想到。

“你既已沟通阳跷脉和阴跷脉,今日为师便传授你提纵术。”葛古道。

李培诚闻言,吓了一跳,有些结巴的问道:“师父,提纵术是不是就是轻功?”

葛古点了点头。

“那么传说中飞檐走壁是真的了?”李培诚兴奋的问道。虽然他如今力大如牛,单手可举起三百斤的重物,但对于李培诚而言,远没飞檐走壁来得神奇,让他兴奋和好奇。

葛古没有回答李培诚的话,只是脚尖轻轻一点,双臂张开,整个人犹如一只大鸟般竟飞身上了一棵十来米的古柏。然后整个人站在树梢末枝,树梢轻轻摇颤,竟不会折断。

李培诚看得目瞪口呆,几乎忘记了呼吸。

葛古微微一笑,脚尖在树梢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又如飞鸟般飞了下来。

李培诚虽然知道葛古一身本事深不可测,但还是无法跟鸟人联系在一起,所以仍然愣在那里。

葛古很少见李培诚有失态的时候,感觉甚是有趣,于是第一次半开玩笑道:“想飞吗?”

“想,想!”李培诚将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般。不论《长生诀》练得如何,对于李培诚而言远没轻功来得神奇,和成就感。

“知道鸟为什么能飞翔吗?”葛古问道。

李培诚愣了一下后,点了点头,回道:“第一、鸟的骨胳中空,重量很轻;鸟没有牙齿,而且不储存粪便,可以减轻身体的重量。第二、鸟的身体呈流线型,体表被有羽毛,这样可以减少空气阻力。前肢特化成翼,宽大的翼又增加了飞行的升力,所以,鸟类可以不用扇动翅膀就可以滑翔很远的距离。第三、鸟类不仅有肺而且有气囊,可以提供充足的氧气。鸟类的胸肌特别发达,可以有力的带动翅膀扇动,提供强大的动力…….”

葛古见李培诚讲出一大串关于鸟能飞翔的原因,非常惊讶,因为有些理由连他都不知道。



医妻独秀(上)商门甜妻(上)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快穿任务:炮灰来逆袭凡尘劫之灵珠穿越从王牌御史开始妖孽狂医永恒美食乐园末代奇货商末日天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