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第四章 我的马惊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人可也不是个通常的宦官,不是当朝大总管徐公公,皇上面前的宠儿。昨日连城请他来也是无意突显他连家皇恩未断,但而如今出了这事,一但徐公公在皇上面前恶言两句……怕是连家下一刻就得步了祁家的后尘!其他宾客也反应时了回来,争相准备站起身告辞。连城抚慰了半晌其他宾客也反应了过来,纷纷打算起身告退。。...

这人可不是个一般的宦官,而是当朝大总管徐公公,皇上面前的宠儿。今日连城请他来也是有意彰显他连家皇恩未断,但如今出了这事,一旦徐公公在皇上面前恶言两句……恐怕连家下一刻就要步了祁家的后尘!

其他宾客也反应了过来,纷纷打算起身告退。

连城安抚了半晌无果,只能把怒火撒到了罪魁祸首身上。

“来人啊!把这个以下犯上的东西给我拿下!”

林平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训练有素地家丁五花大绑,压在了堂上。

连霜激动地想要上前,却被一双纤纤玉手拉住了。

他回头看去,正是他的姐姐,连家大小姐连翘。

连翘裹了件月白锦缎小袄,领上缝了些掺着金丝的雪狐毛,衬得她本就如凝脂一般的肌肤更加白皙。

“再声张下去,于连家无益。”

连霜虽不喜这个姐姐,但想起父亲的叮嘱,还是坐了下去。

连翘躲在帘后,悄悄端详着外面的一切。

她的目光落在端坐在萧承衍旁边的祁月,目光露出了些许复杂的情绪,她将纸条塞给一旁的小厮,小厮赶忙接下,在连城耳边耳语了两句。

连城瞳孔微张,看向林平的目光也多了几分不善。

“将军!少爷!”林平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连霜,“我这是为了连家,她真的是……”

“住口!”连城一双眼简直要冒出火来,抽出挂在墙上的佩剑就向他刺去。

还未等连霜阻止,利刃便已经贯穿了林平的脖颈,他瞪着眼睛,顿时没了气息。

连翘用绣帕遮着口鼻,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出口的瞬间,她便察觉到了不妥,连忙端正姿态,又恢复了原本的大家闺秀样子。

下人们很快上前,将这人的尸体抬了下去,擦干了血迹的正堂丝毫看不出刚刚有个人在这里殒命的样子。

连城卸下佩剑,冲宾客们拱手:“诸位,连某治下无方,让小人混入了连家,现已被就地正法。连家向来忠君爱国,绝无二心!”

一个下人的命和连家的兴亡比起来,不过是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尽管有些不适,但这群虚伪的权贵很快就堆起了笑脸,继续祝贺连家老太太寿比南山。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小小的随从的话,众人不过觉得林平得了失心疯罢了。

不善于这些皇亲贵胄打交道的祁月倒是有些诧异,她本想借个由头诈出些话来,没想到这连家下手如此干脆,为了保全名声连多年心腹都可以直接斩杀。

萧承衍倚在靠背上,状若无意地瞟向祁月的侧颜。

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人,在看到有人死在面前的时候,却一丝惊慌都没有。

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一丝疑虑悄悄攀上心头。

在连家这番作为太过张扬,祁月一回府连着几日都深居简出。

一只信鸽扑腾到窗边,她开窗看了看四周,这才小心翼翼从鸽子脚下取下纸条打开。

【十二日正午,清月楼。】

翌日正午。

祁月易容后,装扮成小厮,蒙混出门。

清月楼,二楼。

她在隐蔽处选了个位置坐下,在桌上摆好二人传信惯用的鸢尾花。

不消一刻钟,一个小二便上了楼,“这位侠士,刚刚有位公子让我把这个给您。”

祁月掏了些碎银塞给他,“有劳了。”

小二面露喜色,连连道谢着退下了。

祁月将话本放进怀里,结了茶钱便离开了。

刚走没几步,她就感觉到了身后似是跟了几个“尾巴”。

祁月疾走两步,突然向右侧的集市冲去。

正午时分,集市上的小吃摊子正生意红火。

祁月身形敏捷,如同泥鳅一般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很快便将那跟踪之人甩在了身后。

跟着祁月的人在集市中转了几圈,也没能寻到她的一丝踪迹。

那人只能灰头土脸地回到了主子身边,认罪领罚。

“主子,跟丢了。”

白衣公子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责罚他。

若是祁月还在这里,定然会认出这张她无比熟悉的面容。

萧承衍。

他今日不过是在清月楼饮茶,没想到却看到了熟悉的鸢尾花。

那是祁月常用的暗语。

萧承衍看向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墨色的眸子微微一暗。

“许是我睹物思人吧。”

晌午时分。

府中没什么繁杂事务,大部分人都在午休,没人注意到一个身影闪入了屋内。

一回屋,她就迫不及待地翻开了那本话本。

明面上,这是一本才子佳人耳朵故事,实际上,是他们的暗语。

眉,愈蹙愈紧。

如同她料想的那般,连家人确实行事诡异。

连家似乎十分忌惮同她有关系的人,哪怕仅仅是军中共事过几日的副将,连家都严禁府内人同他们有联系,为此已经打发了好几个家中的下人。

甚至有个在府上伺候了十年的老仆,不过是茶余饭后聊了几句祁月的八卦,一家老小便都被赶出了连府。

祁月眼中淬了冰,捏着书页的手指微微泛白。

一切的迹象几乎都是在说明,祁家就是毁在连家人手中,而陛下只是被一时蒙蔽,对祁家下了死手。

但是……

这些忌惮太过明显,到不像是消除隐患,反而像是——

在惧怕着什么。

“世子妃,这是世子给您准备的骑装,这两个款式看您喜欢哪样?”

门外,丫鬟端着托盘询问。

祁月这才想起,不久就是一年一度的秋场围猎。

她随手指了一套暗红色的骑装,“就这个吧。”

……

狩猎当天,她换好骑装后就跟着下人去萧承衍的队伍。

不知道是无心还是刻意的,萧承衍给她准备的马居然是她前世经常骑的赤练。

祁月倒是无心狩猎,从入场开始,她就感觉到了一股不怀好意的目光,正死死盯着她。

不远处的树林里,隐隐透着匹白马的身子。

今日来围猎的,只有喜好张扬的连霜骑着白马。

祁月心中一动,悄悄扯起赤练的缰绳。

赤练收到信号,以为祁月是要同它玩闹,撒开蹄子就飞奔了起来。

祁月做出一副惊恐的样子:“王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