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第三章 穷寇莫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虽然后来隔著喜帕看不真真切切,虽然大概如此但是能可以看出,这是那个随连霜一同前来道贺的随从,林平。她之后与这人打过几回交道,这人为人阴狠毒辣,生性疑心重,不明白帮着连家处理方式掉了多少对手。祁月不想在这里过早地跟他纠缠不休,便淡然地回道:“我是允王晋王妃,想借她之前与这人打过几回交道,这人为人阴狠毒辣,生性多疑,不知道帮着连家处理掉了多少对手。。...

虽然当时隔着喜帕看不真切,但是大抵还是能看出,这是那个随连霜一起前去观礼的随从,林平。

她之前与这人打过几回交道,这人为人阴狠毒辣,生性多疑,不知道帮着连家处理掉了多少对手。

祁月不想在这里过早跟他纠缠,便淡然地回道:“我是允王世子妃,想要借用下茅厕。”

虽然随从并未再阻拦,然而刚刚绕过院中的假山,她便感觉到了身后有人暗地里跟着。

祁月用余光扫过身后,故意放缓了脚步,果不其然,一道暗器破空而来,直取她的脚下。

还好早有防备,平稳躲过这不怀好意的攻击,转身向后攻去。

随从一惊,连忙用手臂格挡,然而就是这看似柔弱的拳头落了下来,他的一整条手臂都被震得发麻。

他甚至觉得自己的骨头隐隐有些作痛,也不知是不是裂开来了。

祁月不想跟他废话,右脚蹬地时,再次挥掌击向他的肋下。

随从躲闪不及,被打了个正着,顿时干咳起来。

但比起疼痛,他此时更多的是震惊。

这个人的招式十分特殊,看上去没什么力道,却能精准地找到他身体各处的穴位,这招式……他只在一个人的身上看到过。

但是……那人应该已经是个死人了。

林平眼中闪过一丝惊诧,强忍着痛意后撤几步,指尖微转,射出了两枚纤细的银针。

他的武艺虽然一般,但却从有一手祖传的暗器。这银针早先用九种毒虫毒草汁液浸泡过,只要稍稍擦伤人她的皮,便可以取其性命。

若是别人,怕是真就着了他的道。可祁月五感自幼异于常人,她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一丝微不可查的臭味。

常年累月的征战让她下意识地侧过身,躲开了这致命一击。银针钉在她身后的树干上,这碗口粗的树干居然瞬间便被腐蚀了大半。

祁月面色一沉,看向这个男人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杀意。

林平却见偷袭不成,迅速后撤,踩着房檐离开了院子。

穷寇莫追。

祁月理了理有些杂乱的裙子,装作无事发生一般,回到了宴席之中。

各大家族的人早早就坐在了各自的位置上,他们虽然有些瞧不起现在的连家,但瘦死的骆驼也不可小觑,还是一一接受了请帖。

见祁月这个允王世子妃进了正堂,一群诰命夫人对视一眼,热情地迎了上去。

“我前些日子听说允王世子娶了妃,可惜没能前去观礼,今日一见,世子妃果然是个天仙似的人物!”

祁月摸了摸自己现在这张平平无奇的脸,心中暗自咋舌。

这些妇人为了拉拢关系,真是什么鬼话都说得出口。

另一个微微发福的妇人也跟着附和道:“世子才貌双全,自然是要配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的。”

见她们的目光不住地往萧承衍的方向瞟,祁月心下了然,这些个妇人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在萧承衍这个貌似“残废”了的世子身上。

祁月不想多言,便微笑着与她们敷衍了两句,便坐到了萧承衍身边。

宴会很快便开始了,青鸳阁的舞女们在大堂中央翩翩起舞,惹得众人不由得移不开目光。

祁月没有心思观赏这些,她的身份已然暴露,那这场宴会,便是她除去林平最后的机会。

思及此处,她顾不上什么礼节,起身朗声道:“听闻连二公子一手剑法天下闻名,不知今日妾身是否有这个福气一见?”

连城自然知道自己这个不学无术的小儿子有几斤几两,连忙拦了下来,略带不满地说道:“世子妃,犬子尚且年少,怎地能在各位将军面前献拙,这宴会之事,找几个下人来比武助兴便是了。”

祁月早知他不可能丢这个面子,这也正着了她的意。

林平拔剑而起,当着众人的面,跳上了高台。

她伸出手来,纤纤玉指指尖一挑,一根细小的银针便射了出去,直接刺中角落里的林平。

那剑的尖端不偏不倚正好指着祁月。

“连将军,这是何意?”

众人看向林平。

连城也意外为何他会自己跳出去,脸色不由有点黑:“这,这是我们连家的护卫,林平。”

“护卫?连二公子请不上来,让个护卫拔剑相向,你们连家,就是这样招待客人的?”

见被众怼,林平顿时破罐破摔,指着祁月吼道:“她是祁家的人!是祁月的残党!”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聚集到了祁月的脸上。

祁月二字,可谓是笼罩住整个京城的一块阴云。

虽然陛下明面上追封为国牺牲的祁月为战神将军,但暗地里却偷偷处理掉了所有同祁月有过交情的人。

若不是允王府树大根深,怕是也逃不过此劫。

所有大家族对此都心知肚明,所以恨不得跟祁月立刻划清界限。

然而这个连家的随从,却说允王府的新世子妃是祁家的人,如若是真的……

众人不禁咋舌,就算是允王府这般的庞然大物,怕不是也要脱层皮了。

祁月看着林平阴狠的面容,心中冷笑。林平三番五次想要置她于死地,那倒不如拿他来开刀,看看连家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若是妾身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指出来便是,别因着我的不是,连累着各位大人破了陛下的禁令。”

她露出些许惧怕的目光,语气也怯生生的,像极了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家女儿。

林平没想到祁月会如此,一时间居然有些语塞。

“我……”

祁月可没打算给他喘息的机会,继续说道:“连将军深明大义,自是不会做出这种事,难道你一个小小的随从是想做大安的第二个战神将军不成?”她这一句话,彻底将猜忌和忌惮推向了顶峰。

“连将军。”一个头发花白的宦官站起身,尖着嗓子不满道,“我们是来赴宴的,如果你们家的下人再口无遮拦,那老朽就不奉陪了。”

说罢,他就起身打算离开。

这一看,连城顿时急了。



一朝驸马爷变凰后恩客请自重三国之狼行天下若待此情成追忆一叶清寒我在诸夏当大王我不是你的猫咪夫人忙着虐渣呢我的飞行生涯被召唤成巨人是什么体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