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第二章 一个故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祁月眉头紧蹙,“王妃可有身体不适感?”仙音迟疑了一刹,仍是回道:“王妃获知祁将军战死沙场沙场的消息后大病一场,但是有宫中的御医调养,但身子始终没好全,昨日里又受了寒,胃疼不只。”祁月心中一骇,竟因为她……“亦是胃病,那便不能够生食鸡汤这类油腻腻食物祁月心中一骇,竟是因为她……。...

祁月眉头紧蹙,“王妃可有身体不适?”

妙音犹豫了一瞬,仍是回道:“王妃得知祁将军战死沙场的消息后大病一场,虽然有宫中的御医调理,但身子一直没好全,今日里又受了寒,胃痛不止。”

祁月心中一骇,竟是因为她……

“既是胃病,那便不能食用鸡汤这类油腻食物,应该准备些清淡温和的。”祁月拦下了正要提着鸡离开的小丫鬟,“带我去厨房,我来做。”

“这……”小丫鬟迟疑地看向妙音,妙音点点头,让小丫鬟带祁月去厨房。

她差人去药柜取了些当归和黄芪,细细切成薄片,放入砂锅中加水煮沸,又慢慢用文火焖煮了一会,将汁滗出,又炖起了红枣和枸杞来。

妙音看着她白皙的手指尖上的茧子,笑道:“世子妃以前跟家时,想必没做过这类粗活吧?”

祁月当下就知道她意有所指,回道:“是,不过我年幼时就体弱,爹爹请了习练的师傅教我习武,你瞧我这手上的茧子,便是那时候磨下的。”

妙音这才信了。

“世子回来了。”

祁月刚端上熬好的汤准备去给王妃请安便听到外面一声喊,连忙顿住了脚。

萧承衍连正眼都没看她,径直转动轮椅进了屋子。

江氏正在榻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就听到一阵木制轮子滚过青石板的声响。

“衍儿,回来了?”王妃江氏早已醒来,正倚在贵妃榻上歇息,面容有些憔悴。

“母亲身体可好些了?”

听到儿子关切的语气,江氏脸上才浮现笑意。

听到祁月请安的声音,刚想将她打发走,一股清香就传入了她鼻腔中。

“你端着的是什么?”

祁月连忙将餐盘举高了些:“回王妃,是我亲自做的一点羹汤。”

江氏看着自己平日里最爱的红枣枸杞汤,忍不住说道:“呈上来吧。”

祁月将汤递到她的嘴边,王妃轻轻抿了一口,刚刚还有些浑浊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这汤,正是她朝思暮想的味道,和月儿做的味道一模一样。

见她不言语,祁月有些迟疑,刚要上前询问,便看到两行清泪顺着江氏的脸颊滑了下来。

祁月连忙上前,用帕子为她轻轻拭去泪水,试探地问道:“是不合王妃口味吗?”

“不。”江氏轻轻摇了摇头,“是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人。”

看着她眸子中的悲伤之意,连生生断骨重接都没有落泪的祁月,忽地觉得眼眶有些发烫。

“母亲?”萧承衍接过汤碗,仔细闻了闻,这味道……

“你先下去吧,母亲这里我来照顾就好,”祁月避免说多错多,点头应下,乖巧地下去了。

“婉宁真是好手艺,那红枣枸杞羹的味道,和月儿做的一模一样。”提到祁月,江氏又被勾起了伤心事,忍不住哽咽了起来,“没想到,月儿走了快三月了,我居然还能喝到这碗汤。这也许就是月儿心疼我这老太婆,回来看我了”

萧承衍替母亲擦着泪,心中却疑云密布。

祁月说过她的羹汤都是祁家的独门秘方。

这左婉宁还真是好手段。

见萧承衍面色不佳,江氏握住他的手,劝慰道:“衍儿,虽说婉宁任性了些,但能做到这地步,也算是有心了。我也挂念着月儿,但你既然与婉宁已成了夫妻,就断不可再辜负一个姑娘。”

萧承衍身子一僵,木然地回道:“儿子知道。”

看着这个倔强的儿子,江氏忍不住叹了口气。

“去看看她吧。”

此时的祁月正蹲在院子里,用温酒的小泥炉煎着风无给她的药。

萧承衍远远就嗅到了这股苦涩的中药味,忍不住蹙了蹙眉头。

“你在做什么?”

祁月循声望去,正看到坐在四轮车上的萧承衍,她微微一惊,下意识道:“你的腿……”

萧承衍嗤笑一声:“又不是第一次见了,何必如此惊讶?”

祁月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岔开了话题,“这是给我开的补药。我自幼多病,家父为了我请了些大夫。”

“自幼多病?”萧承衍声音嘲讽,“我看倒不见得。”

祁月微微一怔,还未等她辩驳,男人一脸不屑地继续说道:“记住,我对你没有感情,所以你也不必费尽心思去打听什么配方来讨好母妃。”

“我没有……”

“今日之事无论是巧合还是你刻意为之,我都希望不要再有下次,如若不然,我不介意将你送出允王府。”

还没等祁月继续说完,萧承衍率先转动轮椅走开了。

她站在原地,看着男人冷漠的背影,心中闪过一丝落寞。

她的眸子暗了暗,往火中添了一把柴。

如今允王府处处都是危机,她得越发小心才是。

正想着,一只头顶有一簇突兀的白毛的鸽子落在了她肩膀上。

是她养的信鸽。

祁月难得露出一抹笑来。

她取下了它脚上的信,果然看到了神医难以辨别的笔迹。

除了新的方子之外,信的最下方还附上了一行小字。

“小心连家,不许嫌弃药难喝。”

果然是个算命的。

祁月将信件放进炉火中销毁,寻了笔墨来,写了一封密信,重新放回鸽子的脚环上。

炉火中的信已经被烧去大半,只剩下一个“连”字还清晰可见。

连家么……祁月垂下眼睫,是时候去一探究竟了。

冬日的时辰本就短暂,一连半月,她都没再见过萧承衍,也没人踏足她的小院。

恰逢连家老夫人的六十大寿,连家家主连城顺势大摆筵席,邀请了各大家族的人。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允王府,允王不愿参与这些事,便让萧承衍带着寿礼前去祝寿。祁月作为世子妃,自然要跟着。

连家也是武将世家,虽然府邸没有允王府那么大,但内里的装潢却十分气派。

陪着萧承衍坐了一会,祁月便借口如厕,离开了宴席。

她绕过巡视的家丁,悄悄来到了后院。

“什么人!”

祁月的身形一顿,瞥向那个下人。



一朝驸马爷变凰后恩客请自重三国之狼行天下若待此情成追忆一叶清寒我在诸夏当大王我不是你的猫咪夫人忙着虐渣呢我的飞行生涯被召唤成巨人是什么体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