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第一章 替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你一个普普通通人家姑娘能替嫁到允王府家是你的福分,时时刻刻记住了你是左婉宁小姐,倘若曝露了,别说我家将军,连允王府也会留你,明白了吗!”祁月装做一副鹌鹑样,怯生生地点点头。媳妇子显然对她的逆来顺受很不满意,待得轿子稳稳地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你一个普通人家姑娘能替嫁到允王府家是你的福分,时刻记住你就是左婉宁小姐,若是暴露了,别说我家将军,连允王府也不会留你,明白吗!”

祁月装作一副鹌鹑样,怯生生地点头。

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新娘来咯!”

满堂的红烛灯帐有几分刺眼,祁月眯起眼,默默透过轻薄的盖头观察着周围。

眼前这气派的府邸,她却并不陌生。

她本是当朝战神,奉命领军出征临川,因带着部下与敌军大战三天三夜后,援军迟迟未到,最终战败当场,坠下深崖。

这场战争除她之外,无一生还。

她调查因果,得知这一切竟与连家有关,于是打算在今日允王府大办宴席之日混入其中,跟随连家的队伍潜入连家,借机报仇!

谁知道竟然半途被抓来给允王世子替嫁。

虽被喜帕遮掩着,她仍是立刻便认出了对面的男人。

萧承衍……

她的青梅竹马。

他比一年前更加消瘦了。

祁月下意识捏紧衣袖,正那时,一位衣着华贵却俗气的年轻男子姗姗来迟,不顾家丁的阻拦,径直走向喜堂。

“呵,萧承衍,你的新媳妇来了。你这个药罐子能娶妻已是幸事,是该好好庆贺一番。”

祁月回过头循声望去,正对上又一张熟悉的脸。

连家二公子,连霜。

几乎是看到那张嚣张跋扈的脸的那一刻,祁月的手便猛地缩紧了。

“连公子,这里是允王府。若是来观礼,我自然欢迎,但若来闹事的……不知可回禀了皇上,这可是皇上亲手御赐的良缘,难不成连二公子是要同圣旨作对?”

男人的声音沉稳平和,未带上丝毫怒气,连霜依旧莫名地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但嘴上仍然嘲讽了起来。

“哪的话,皇上赏赐的自是没什么好说的,我不过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天姿国色,让世子不顾青梅刚刚战死沙场,也要急不可耐地将人抬进家里了。”

说话间,连霜就要去掀盖头,可还没等他的指尖碰到那红艳艳的帕子,手腕就被一双瘦削有力的手狠狠钳住了。

“你若是想看,明儿个我就让人去探春楼为你介绍一位,保证个个风姿绰约,省得连公子心痒难耐到这喜堂上来要掀别人家新娘的喜帕看。”

“你!”

探春楼是京城最大的青楼,被这番嘲讽,连霜顿时也怒气上涌

“萧承衍,你处处袒护,该不会是战神将军出事其实是你萧大世子勾结左副将军的手笔吧!”

“你再说一遍!”

连霜莫名觉得自己颈后一凉,他下意识地后退。

祁月深吸一口气,松开攥紧的拳头,拉住了正欲发作的萧承衍,柔声回道:“连公子,今日不管你与我相公有何仇怨,这喜堂你也闹了,东西你也砸了,婉宁身份低微自是不要紧,但惊扰了各位大人们,怕是不妥吧。”

连霜愣了愣,下意识地看向周围,果然不少宾客看向他的目光都多了几分厌弃,其中也不乏和连家同级的达官贵人。

饶是他再没有脑子,也知道不该继续下去了。

“哼,你这破婚宴,小爷我不稀罕。”

说罢,便像只斗胜了的公鸡,昂首挺胸地离开了。

萧承衍低头看了一眼搭在自己袖上的手,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迅速抽回手,沉声道:“送夫人过去。”

“是。”一旁的婆子应了一句,继续带着祁月向喜堂走去。

好不容易走完仪式,洞房内。

不知过了多久,雕花大门才再次开启,

沉稳的脚步声愈来愈近,最终停驻在她的面前。

喜帕径直被挑开。

她还不等开口,萧承衍冷漠的声音便传入了耳畔,“既然你已进门,日后,就需安分守己,不单是为了你自己,更是为了你的家族,你可明白?”

萧承衍本就对她没有感情,说话的时候也是毫无温度。

祁月乖顺地点点头,报仇的事她本就没打算将他牵扯其中,如今这局势,正好。

萧承衍愣了一愣,不是传言说这左婉宁嚣张跋扈得很,在京城出了名地刁钻吗?

怎么看起来如此乖顺?

他没心思去猜想这些,只当她在做戏,“时间也不早了,你休息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滚动着轮椅出了房间。

关上门的那一刻,刚刚还柔弱无骨的女人的目光瞬间变得凛冽了起来。

她望向不远处的铜镜,平滑的镜面隐约映出一张清丽的面庞,即使她已经顶着这张脸过了两月,仍有些不习惯。

她轻轻摩挲着掌心常年征战留下的茧子,心中一片漠然。

灯烛熄灭。

立在门后的萧承衍却蹙紧了眉,这个所谓的联姻没有这么简单了。

“查查她的底细。”

“是。”

……

“世子妃,该起身了,今日早礼还得去向王妃请安。”

祁月没有贪睡的习惯,早早起了床,见丫鬟不在房内自己打了套拳,这才觉得四经八脉重新舒畅了起来。

她屏退了前来伺候的丫鬟,自行梳好发髻,披了个兔毛的披风,便去了西厢房。

虽然萧承衍一夜未归,但该有的礼数,她也一样都不能少。

更何况前世王妃对她如同亲女,萧承衍有的东西,她定然也有一份,就算不为什么礼数,她也真心想见见老夫人。

门口候着的大丫鬟见新夫人来了,连忙上前迎接,为她送上了暖手炉。

祁月本想推拒,但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柔弱的文官之女,便顺势接下了。

“世子妃,王妃还没起,这雪还不知何时能停,您去偏厅歇息一会吧。”

祁月有些诧异,允王妃一心礼佛,向来早起,今日怎地起得这般晚。

还没等她张口询问,一个小丫鬟便拎着一只赤羽鸡走了过来,有些慌乱地躲避着雄鸡的挣扎,问道:“妙音姐姐,你看这个行吗?”

大丫鬟妙音用帕子掩着鼻,略略点头:“可以,快点吩咐厨房给王妃炖汤,不然耽误了王妃养身子,我们都担待不起。”



一朝驸马爷变凰后恩客请自重三国之狼行天下若待此情成追忆一叶清寒我在诸夏当大王我不是你的猫咪夫人忙着虐渣呢我的飞行生涯被召唤成巨人是什么体验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