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谷小子闯天下 第二章少年绝境重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舒甚予快活容易挨到天黑了,这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四月虽然是秋天了,但早晚的气温依旧相差悬殊非常大,更何况本就受了伤的身体,如何挨得此刻又冷又饿的苦。舒甚予只觉天昏地转,摇摇晃晃,强撑着身体走出来百花园。万幸是下了雨,众护院早以动身。丫头小厮们也都回房勉强挤出狗洞,他摇晃的身躯愈发不堪了,肩膀的伤口虽已止住了血,但此时淋了雨,又爬狗洞时用了劲,此时血水又渗出来。他脏兮兮的脸上已看不见血色,紧咬的唇发紫,紧握的手泛白,衣不蔽履,落魄至极。他想去汉江边上洗把脸,可才走出几步便昏倒在地。。...

舒甚予好不容易挨到天黑,此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三月虽说是春天了,但早晚的气温依然悬殊极大,何况本就受了伤的身体,如何挨得此刻又冷又饿的苦。舒甚予只觉天昏地转,摇摇晃晃,强撑着身体走出百花园。所幸是下了雨,众护院早已回返。丫头小厮们也都回房去了。百花园里并没有人看见此时一个瘦弱的身影摇晃着艰难的离开。后门边上的狗洞不大,堪堪小孩蹲下勉强能挤过,里面狗毛散落,泥泞的土坑夹杂着粪便的臭味。舒甚予没有犹豫,俯身便钻。他知道再不出去,恐怕就是再也出不去了。

勉强挤出狗洞,他摇晃的身躯愈发不堪了,肩膀的伤口虽已止住了血,但此时淋了雨,又爬狗洞时用了劲,此时血水又渗出来。他脏兮兮的脸上已看不见血色,紧咬的唇发紫,紧握的手泛白,衣不蔽履,落魄至极。他想去汉江边上洗把脸,可才走出几步便昏倒在地。

四周无人,牛毛细雨连珠断线,天地昏暗,他早已被黑暗侵蚀。

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他甚至没来得及想清楚。舒甚予看见娘亲端着一碗热汤走来。温暖的笑着。“你这小懒猫,太阳晒屁股了还在睡。”人总是会在最无助的时候看见最温暖的的事。舒甚予也一样。他反复的看见娘亲端着热汤走来的模样,耳边总听见“小懒猫”的呼唤。

也不知多久,他悠悠醒转。眼前是小破屋,四周被灶火熏黑,简单的两个长凳一块木板合成的床,木板上一张缝补不知多少次的破旧床单铺着,随便一根木头削去底部就是枕头。一张被子棉絮东一团西一团,缝补不知多少次,缝得歪歪扭扭,不成样子,显得破败不堪。屋里没有桌子,却有一块四四方方平滑的大石头,权当桌子使用。也不知谁有这大力气搬进屋里或者是这木屋一开始就是围着石头建成的。一眼看去,床那么大的石头,光滑如镜,为什么不用来做床,反而成了桌子?两条长凳在石头边上显得那么瘦弱,就好像他现在无力的样子。

舒甚予转动身子,缓慢起身,想去喝桌上的水,他觉得口很渴,喉咙里有一股火在烧。然而他真的没有力气了,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这破败的屋里待了多久。他想发声叫下看看是否有人,发出的只是嘶哑的弱微的呻吟。他极力翻动身子,却一手按空滚落在地。这砰的落地声惊动了在门外逗猫的小女孩。

“小懒猫,你别跑哦,在这等我。”女孩大概十二三岁年纪,脏兮兮的脸蛋看不出是否漂亮,唯独一双并不清澈的眼睛让人一眼就觉得心疼。这是一个瞎子。女孩摸索着地上的棍子,敲敲打打的进了屋。

舒甚予看着那只大猫,一阵心悸。这哪是猫啊!尖尖竖着的耳朵比猫大了不止一倍,健硕的身子,老虎的斑纹。比普通家猫大,却不是虎和豹,那獠牙看着锋利无比。“小懒猫”伸伸懒腰站起,悠闲的走开了。

“你醒了啊,你睡了好久。你饿不饿?”声音清铃。“父亲没有在家,那天把你带回来之后他就出去了,都三天了也不见回来。”一边说着一边放下木棍,俯身要扶舒甚予起身。摸来摸去,又碰到到他的肩膀伤口。“嘶”一阵疼痛袭来,舒甚予差点眼一黑又见周公去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看不见,弄疼你了。你能起来吗?我可能扶不动你。”说着盲女又去扯舒甚予。“水,水,我,喝水。”舒甚予无力的说着,半躺在地上。

“好,你等下。”盲女起身,又是一阵摸索。好不容易端来一碗水,却洒了起码一半。“没有热水,你将就一下喝。爹爹不让我碰柴火,我也看不见。爹爹都三天没有回来了,也不知道去干嘛了。”舒甚予右手接碗,勉力喝完。觉得喉咙不那么干涩了,轻咳一声:“没关系,谢谢。这是哪里?有吃的吗?”

“有的,还有几个馍馍,有点硬,你等下哦,我拿水泡一会儿。”盲女顾悠悠说道。摸着去拿馍馍饼。舒甚予是真的饿了,三天滴水未进,昏迷时候还受了伤。想到了受伤,他赶忙摸了摸左肩,有包扎。想是顾悠悠的父亲带他回来时候顺便包上的。可是床被我睡了,盲女睡哪里?这三天没有薪火的日子她就这么吃馍馍过来的?舒甚予环顾四周,细细打量他所在的小屋。

屋子不大,角落里有一个土灶,一些将破未破的锅碗瓢盆。小女孩正在水缸边上吃力的舀水,水缸差不多在女孩肩膀高,但是由于三天没有添水,水缸里的水所剩无几。女孩打了一碗水,又去吊着的篮筐那取了一个馍馍放进碗里。说道:“等一会儿馍馍就泡软了,等下给你吃。你刚刚问我这是哪里,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我看不见,爹爹经常不在家。周边也没有人家,我只知道这周围都是树,很大很高的树。这个屋子是爹爹无意中发现的。住进来那会我才六岁。爹爹告诉我说周围有很多野兽,不可以轻易出门。我看不见,更不敢出去了。”女孩说着,端着缺了一个口的碗来到舒甚予面前,伸手一递,准备给他。“喏,给你。可能不好吃,你慢慢吃点吧。”她忘了舒甚予是个伤患的事实。此刻直挺挺站在舒甚予面前,伸手递碗的模样让舒甚予有点不舒服。他不知哪里来的倔气,强撑着身体要站起来接碗。

“哎呀,对不起,我忘了你身上有伤。”顾悠悠说完急忙蹲下,可看不见的她蹲下时下巴敲在舒甚予额头上。顿时馍馍和水全洒了。顾悠悠咬到舌头,疼的泪眼汪汪。舒甚予看着胸口的馍馍,满眼哀伤。“你先坐着,我自己来。我可以的。”他对顾悠悠道。

他半靠在驮着床板的长条凳脚,拿起胸前的半泡水馍馍一口一口吃了起来。极其认真。一个人在几度饥饿的情况下,即便发霉的食物也能想象成海味山珍。此刻的舒甚予就是这样。他补充着体力,观察四周情况,慢慢咽下每一口食物。“我叫舒甚予。”他打破沉默,却不知接下去说什么,因为他看到顾悠悠眼里擎着泪水,正小声抽泣。“对不起,弄疼你了。你还好吗?”

“我没事,是我太没用了。爹爹总说我可以的,可是我就是什么也做不好,甚至照顾自己都做不到。”顾悠悠抽噎着说道。“阿花总会叼些小动物来家里,但是我看不见,也没法自己做饭,更没办法处理阿花带回来的猎物。爹爹一不在家我就只能吃他准备好的馍馍饼。”

阿花想必就是那只似猫又不是猫的猫吧。舒甚予心里想着。那猫那么凶猛,竟然叫阿花?他有点想笑。

“你爹··他是干什么去了吗?经常留你一个人在家?”舒甚予问。他此刻补充了些体力,挣扎着勉强可以坐到床上。此时虽有阳光,但并不热烈。柔柔的,仿佛此刻的氛围。多久没有安安静静的吃一餐了?次次狼吞虎咽,仿佛下一秒食物就会被人抢走。但确实是这样,训练他们的人,每次都拿极少的食物任由一群少年去争抢。抢不到就得饿肚子,吃不快就会被抢走。昏暗的环境,饥饿的世界,无休止的训练。他甩甩头,不想了,终究是逃出来了。逃出来了?我自由了?我自由了!他忽然大笑起来,吓得顾悠悠一颤。可眼泪也笑出来的舒甚予并没有在意。

真如《舞马词》所言:

少年绝境重生,

茅斋稚女同行。

地府何关饿鬼?

天门莫问精英!



一朝驸马爷变凰后恩客请自重三国之狼行天下若待此情成追忆一叶清寒我在诸夏当大王我不是你的猫咪夫人忙着虐渣呢我的飞行生涯被召唤成巨人是什么体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