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姐姐开始的娱乐 第三章 被惊哭的张晓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看了看手机的电量,杨云熟门熟路的进了一家网咖,摸出会员卡开机前,顺道再要了一盒更方便面。边吃泡面,边望着电视剧,偶尔会看两眼班级群的信息。自从他和温颜颜提出分手后,他就极少在班级群里说话的了,有点儿良心的同学都会提温颜颜,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总一边吃泡面,一边看着电视剧,偶尔看两眼班级群的信息。。...

看了看手机的电量,杨云熟门熟路的进了一家网咖,掏出会员卡开机,顺便再要了一盒方便面。

一边吃泡面,一边看着电视剧,偶尔看两眼班级群的信息。

自从他和温颜颜分手后,他就很少在班级群里说话了,有点良心的同学都不会提温颜颜,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总有那么几个人,阴阳怪气的。

一个聊天弹窗蹦了出来,是寝室老大发来的信息。

“老三,你现在在哪?”

“魔都。”

“你怎么又去魔都了。”

大学同学中,没有一个人知道她有一个长得像神仙姐姐的表姐。就连他前女友都不知道,

究其原因,可能是表姐给他的心理阴影太大,如果有可能,他希望这辈子再也不要见到表姐。

“下周六有一场球要打,地点还是老地方,你来不,出场费一千,赢得话,老板还有大红包。”

“看情况吧……”

“别啊!你要不来,我就叫别人了。”

“不是很想打了……”

“傻小子,失个恋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知道你以前跟我去打野球是为了给她买礼物,现在呢,你不为了她,就当为了我,啥也不说了,我这里定了你的位置,你一定要来啊!”

杨云没有马上回复,而是吃完了泡面,才回道:“嗯。”

话说这聊天喜欢回嗯,也是受白表姐的影响。

打开英雄联盟,嚎哭深渊走起。

平均二十分钟一局,打了十几局,都晚上七点多了,白表姐还没发信息过来。

放下鼠标,拿起充满电的手机,进入微博,看看那个婉婉现在如何了。

挺惨的,这都快一天一夜了,有关婉婉的热搜,还有三四个。

点进婉婉的微博,啥都没有,被清空了。

不出意外的话,她算是完了。

杨云心里闪过一丝不忍,但随即内心又毫无波动了。

就像白表姐说的,她不完蛋,完蛋的就是她。

娱乐圈的残酷难以想象,更何况同一公司同一类型的竞争就更加残忍了。

离开网吧,杨云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路过超市时,他看到里面有烟卖,就走了进去,买了一包烟和打火机。

他吸烟是大一才开始的,后来大二有女朋友了,她不喜欢,就硬逼着自己戒掉了。

久违的吸了一根烟,感觉不是很好,头有点晕。

将半支烟掐灭在垃圾桶上,背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他回头看去,只见两个黑西装的大汉正聊着天,快步向他这边走来。

正当他要收回视线时,他看到其中一个大汉,快速的向他瞟了一眼。

那一瞬间,杨云脑子一片空白,拔腿就跑。

身后传来带着咒骂的呼喊声,让他站住。

他充耳不闻,一个劲的跑啊!跑啊!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实在累的不行了,停下来,弯着腰,两手扶着膝盖,气喘吁吁的望向身后,除了几名诧异的路人,没有黑衣人。

他隔着袋子和衣物,摸着里面硬硬的相机,心里踏实了点。

万幸莱卡相机没丢,这要是丢了,小气的白表姐肯定要他赔。

正当杨云庆幸的时候,数十人正绕着圈,向他一点点靠近。

张晓婉和方天生去酒店开房的照片在网上疯传,虽然只是进出酒店大门的,但是两人都怀疑对方有更劲爆的照片,所以两人迟迟未动,静等对方来谈条件,然后一次性解决这件事。

可是等了一天了,对方也不联络他们,让两人有力不敢发,有力没处使。

费那么大劲偷拍,不敲诈说不过去啊!

方天生通过朋友找到了可疑的狗仔,一身黑的穿着,手里拎着黑色的鸿星尔克购物袋,骑着共享单车来,然后在酒店外的小树林里,一藏就是六七个小时,这么专业敬业,张晓婉表示听都没听说过。

两人乘车离去,他也从树丛里出来,又骑着共享单车走了。

一来一去,虽然经过多个路口,被监控拍到很多次,但就是没有正面照,只要侧面照。

张晓婉哀怨忐忑了一整天,临近傍晚,方天生带张晓婉去私人会所透口气,回来时,恰好在张晓婉公司附近见到一个穿着一身黑,拎着鸿星尔克购物袋的男子。

两人都看过监控,反应很一致,都认为这人就是那个狗仔,而且在她公司附近出没,肯定是来敲诈的。

在如何对付这个狗仔上,两人的意见产生了分歧。

张晓婉的意思是邀请对方上车,好好谈一谈。

而方天生则要给狗仔先来点硬家伙,实在不行再给钱,妥协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张晓婉想想也是,就由着方天生做主了,谁知这狗仔警觉性极高,跑的比兔子还快。

当场就把张晓婉惊哭了。

而方天生眼见心爱的女人痛哭流涕,心里又气又急,打电话让人帮忙,今晚一定要抓到对方。

一个电话打完,几十个专业保镖乘车赶到附近,由见过杨云样子的两位保镖分别领头,去抓一个手里拎着黑色鸿星尔克袋子的男人。

“找到了!我看到目标了,就是他没错,我把定位发给你。”

“我就在附近,我也看到他了,周围没什么人,直接包了他!”

两组人一前一后,向杨云靠近,在对方看见他们时,迅速散开,向他合围。

我的麻鸭!来那么多人!

看着一群黑衣壮汉向自己冲来,一般人早吓破胆,放弃抵抗了,可是杨云没有。

经过白表姐的洗礼,野球场上的磨砺,除非腿断了,否则他是不会束手就擒的。

啊的一声惨叫混合着咔嚓一声,杨云挥舞着手中的袋子砸中了一个人的头。

包围圈出现了缺口,杨云拔腿就跑,临走时,还将手中的袋子甩了出去。

两万多的相机啊!

张晓婉,我们谁也不欠谁的!

明星派人殴打狗仔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有的还本人动手,连医药费都不赔。

眼见前面有条幽深的巷道,杨云连忙冲进去,在拐了几个弯后,杨云把自己给绕晕了,不知道该往哪跑了。

半蹲在阴暗的角落,背靠着长满苔藓的墙壁上,听着周边密密麻麻,渐渐靠近的脚步声,他的一颗心都吊到嗓子眼了。

“要西啊!半夜里伐困搞!”

这时一个老太婆推开窗户,一边扇着扇子,一边语速奇快的说出一连串杨云听不懂的上海话。



一朝驸马爷变凰后恩客请自重三国之狼行天下若待此情成追忆一叶清寒我在诸夏当大王我不是你的猫咪夫人忙着虐渣呢我的飞行生涯被召唤成巨人是什么体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