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星闪烁 第一章归途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木林市,座落于中国南方的一座山间小城,四面绕水,山水幽静,环境怡人,是一个健康颐养天年的好去处。日暮,夕阳西斜,温熙的阳光倾泄而下,似为世界披起了一层淡淡的轻纱。目之所及日暮,夕阳西斜,温煦的阳光倾泻而下,似为世界披上了一层淡淡的轻纱。。...

蓝星闪烁

推荐指数:10分

《蓝星闪烁》在线阅读


-------------------------------------

木林市,坐落于中国南方的一座山间小城,四面环山,山水清幽,环境宜人,是一个颐养天年的好去处。

日暮,夕阳西斜,温煦的阳光倾泻而下,似为世界披上了一层淡淡的轻纱。

目之所及,尽是浅红。

夕阳下,鸟鹰振翅归巢,花朵含羞闭合,树木随风摇曳,万物开始了休养生息。

雀山区的黄柏路,某个上坡与下坡交汇的凸型地段,大街上青石铺地,熙熙攘攘,行人纷纷向一个地方瞧去。

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挽膝坐在路檐,他背着书包将面孔埋入两腿之间。

在他身后,一轮巨大的红色太阳立于地平线之上,落日的余晖把他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清风徐来,捎来几许花香,随之丝丝凉意接踵而至。

杜小波下意识扯了扯自己的衣衫,缓缓抬起头,迷茫的看了看四周,睡眼惺忪。

顷刻,眼中迷蒙散去,双目渐渐变得清明起来,四周的景色清晰的映入眼帘,杜小波顿时醒悟。

“哎呀,我怎么睡着了呀。”

杜小波很懊恼。

他只是坐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怎么就睡着了呢。他的大好时光,澎湃青春怎么能浪费在这里?

看着夕阳西下,红色尽染的天色,杜小波心情沉重。

刚放学时太阳仍是高悬,而如今已是日落西山,想来自己在这里待了挺长时间,估计这个时间其他同学已经把作业写完了。

一声重重的叹息,似在感叹时光的易逝,又像在感慨学业的不易,只听杜小波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轻声嘟囔:

“也不知道奥特曼结束了没......”遂起身,想着赶紧回家去看...哦不,好好写作业去。

但将一站起,一阵疼痛从臀部传来,“啊”的惨叫了一声。

杜小波揉着隐隐作痛的屁股,脸上浮现愤懑不平之色,恨恨的道:

“可恶的萧小宝,打架就打架,居然还踢我屁股,下次我一定要踢回去!不报此仇,我就不叫杜小波!”

“到时候,我左勾拳,右扫腿,打他一个人仰马翻.”

“嘿嘿,嘿嘿,嘿嘿嘿......”

夕阳下,杜小波满脸堆笑,眼睛弯成了月牙状,阳光洒在他的脸上,像一朵盛开的小菊花,显然是陷入了某种幻想,陶醉其中。

”可是......”

杜小波又想起萧小宝膀大腰圆的体格,再看看自己骨瘦如柴的小身板儿,如梦初醒,满脸的笑容嘎然而止,脸色又垮了下来。

杜小波很苦恼。

风又起,街道两旁的梧桐树随风摇曳,时值晚秋,黄褐色的梧桐叶飒飒而落,一片片梧桐叶跟着风的舞步缓缓落在杜小波的四周。

此时他看着已血红的残阳,望着落叶缤纷的梧桐,又联想到自己被人揍,作业也没写的悲惨遭遇。

一时之间,眼神迷离,悲从心来,竟痴心妄想赋诗一首。

“啊~”只见杜小波高举手臂,掌心向上,迎着阳光,富有激情的吐出了一个字。

杜小波甚是得意。

嘴角向上一撇,豪情万丈,正准备乘胜追击,发出下一个激情澎湃的词语时,却尴尬的发现自己不知道要说什么。

良久良久...

似有一群黑色乌鸦从头顶飞过,发出呱呱呱的叫声,杜小波讪笑了一下,轻咳了一下缓解尴尬:“今日无感,回家赏片儿~”

红色的天空下,梧桐树随风摇摆,杜小波双手抓着书包,眼睛眯起,左右蹦蹦跳跳,像一只快乐的小猴子,全然忘记了屁股的疼痛。

大街上车水马龙,红与紫的霓虹灯交错闪烁,各路的吆喝叫卖声不绝于耳。

杜小波独自走在路上,感受着市肆的喧哗,偶尔有人骑着自行车从身边呼啸而过,勾引起杜小波灼热羡慕的眼光。

蓦然,一个抱着婴儿的年轻女子从杜小波身边匆匆而过,脚下似是踩到了什么,一个踉跄,就要重重地摔倒在地,眼看小孩也要遭受无妄之灾。

电光火石之间,杜小波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从后面托住了那个年轻女子。

只听杜小波甜甜的道:“阿姨,你没事吧。”

那年轻女子刚从险境中脱离,一时之间还没缓将过来,心有余悸的看了看怀中的婴儿,见到孩子安好,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听到杜小波的声音,她缓缓的转过身来。

阳光倾洒,一个天真烂漫的孩童立于光中,正甜甜的对着她笑,那笑容纯真可爱,好似能自愈世间的一切。

那女子愣了一下,随即蹲下身子温柔的道:“小朋友,刚才是你帮了阿姨吗,真是谢谢你啦。”说完宠溺的揉了揉杜小波的头发。

杜小波小脸一红,“没...没什么啦阿姨,这只是小事啦,不用这么客气的。”他害羞忸怩,从小到大还没有一个异性这样摸过他呢。

“怎么会呀,没有你阿姨就要摔倒啦,更何况,阿姨怀里还有个小弟弟呢,真是多亏了你呀。”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

杜小波看着眼前长发飘飘的女人,美丽又温柔,脑海里却回响起爷爷说过的话。

爷爷告诉他,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讲话,也不能随便告诉别人自己的姓名和住址,因为你不能确定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杜小波内心十分犹豫,他心中暗想这个阿姨这么温柔,应该是个好人......但是他现在已经跟陌生人说过话了。

虽然是在自己做好事,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但总归是违背了爷爷的话,万不可再违背第二次。

思念至此,杜小波愧疚的道:“不好意思呀阿姨,我爷爷他不让我给别人说我的名字.....”

”啊“年轻女子轻呼一声,面露歉意,随即又是温言道:“应该是阿姨不好意思呀小朋友,是阿姨太多唐突啦,你是个好孩子。”

“你爷爷也是个好爷爷,你爷爷说得对,小孩子不能随便告诉别人自己的信息哦。”

言毕,又从包中拿出一个东西,看着杜小波婉言一笑,“小朋友,阿姨也不知道怎么谢谢你,刚才阿姨捡到了这个石头,看起来怪漂亮的,就把它送给你吧。”

杜小波抬眼瞧去,一个状若海星的蓝色石头映入眼帘,大概半个婴儿拳头大小,在阳光下透出蓝色幽光,熠熠生辉,像是一颗蓝色的星星。

很珍贵。这是杜小波的第一个想法,即使他是个小孩,阅历不深,也看出来了这个石头的不凡。

“我不能收阿姨,这太珍贵啦。”杜小波忙拒绝,连连挥手。

但是...杜小波心生疑惑,他总觉得,自己跟这个石头很熟悉......

是自己的错觉吗?杜小波恋恋不舍的挪开自己的目光,强制按下内心的渴望。

“没关系的小朋友,”年轻女子的眼神忽然变得深邃,像是星辰大海,“这本就是你的应得之物,你的善良与淳真值得一切东西。”

杜小波一愣,他不太明白这个阿姨的意思,但仍是拒绝,饶是年轻女子如何劝说,杜小波就是不拿。

爷爷也曾说过,不要顺便接受别人的东西,尤其是珍贵的,无功不受禄。

在杜小波看来,他只是看到别人有难,随手帮了一把,根本就算不上功劳,自然也不能去拿别人的东西。

最后那年轻女子实在没辙,只得作罢,神色复杂的看着杜小波,估计是在想,这是哪里来的小der孩儿。

她轻叹一口气,将蓝色石头从新放入包中,对着杜小波缓缓地道:“既然这样,阿姨也不勉强你啦,现在已经不早了,阿姨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啦小朋友。”

“嗯嗯,阿姨再见呀!”杜小波礼貌回应。

年轻女子笑着点点头,最后摸了摸杜小波的头后,转身离开。

杜小波又是害羞,又是扭捏,别扭的拽着衣角,心里却是开心极了。

那年轻女子向着原来方向走去,步伐不再匆急,长长的白色风衣在风的轻拂下摆动,带起了几片枯黄的梧桐叶。

杜小波静静看着她的身影,她缓缓走在梧桐树下,宠溺的挑逗着怀中的孩子。

时不时的低头亲吻,那婴儿也开心的回应着,咯咯直笑,在傍晚的苍穹下,显得格外温馨安详。

渐行渐远.....

而那女子与孩童的亲密互动,温馨亲情却存在了杜小波心间,久久不能散去,一直在回荡、回荡…

杜小波忽然很难过。

眼眶渐渐变的湿润,内心的欢喜早已倾覆,心中莫名的泛起一丝苦楚,他呆呆地站在那里,眼神耸拉。

看着女子的背影渐渐远去,孤单的样子像是一只被人丢弃的小狗,可怜兮兮。

咚、咚、咚…仿佛有一柄无形的重锤,在不断锤击着杜小波的内心,一下、一下、又一下……

怎么,又是这样啊......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要是,我也有妈妈该多好呀......

无声的泪从眼角滑落,两条平行的泪痕遥望彼此,最后相遇化为一滴滴苦楚的泪水滴落。

初始点点滴滴,渐而涓涓成流,最后汇成了汪洋大海,悲伤像怒涛般向杜小波涌来,一浪又一浪...

他好似迷失方向的一叶孤舟,狂风暴雨,雷电肆虐,在名为悲伤的大海中,摇摇欲坠,苦苦争渡......



一朝驸马爷变凰后恩客请自重三国之狼行天下若待此情成追忆一叶清寒我在诸夏当大王我不是你的猫咪夫人忙着虐渣呢我的飞行生涯被召唤成巨人是什么体验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